【防疫措施公告】

1.現場諮詢或療癒,我都會戴口罩進行。也請前來的個案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於諮詢過程戴上口罩

2.一直都有的遠距視訊諮詢/療癒,歡迎多加利用。(遠距視訊服務從好久以前就開始囉,現在正好非常適用)
  
3.上半年
開課計畫皆取消,下半年視疫情狀況開課。

  
知道大家都辛苦了,不過剛好可趁這個時候練習照顧自己的身心靈,沉澱下來了解自己、調整身心狀態,或許是老天給我們轉變的契機。


2011年12月7日 星期三

Scene 3-10 開步向前行

「那這樣子她到底要怎麼辦才好?有沒有辦法知道她要怎麼樣才會快樂?」小美比憲怡本人還要焦急。「可以,我們直接問,她的人生要往什麼方向走才會真正的滿足。」「竟然可以這樣問啊!」小美嘖嘖稱奇。


 


 


憲怡坐在一旁聆聽朋友小美的占卜,聽到同意之處每每點頭表示認同。接著輪到她自己了。


坐到我面前的憲怡,想知道自己該不該換工作。


「現在的工作也不錯,但是先前的公司又來找我,讓我很猶豫。」憲怡說。


既然待過,就表示有一些問題使得她後來離職,為什麼現在又會想回去呢?


原來,之前那份工作(姑且稱A工作)時常需要應酬,她本人倒不會排斥,因為某種程度也滿有趣的,對A工作持反對意見的,其實是她的老公。


「會想回去做A工作,是因為那邊的環境都很熟悉了,自己也滿喜歡工作本身,可是,老公可能會無法接受吧。」憲怡表情與口吻都保持十分的平靜、沈穩,彷彿這件事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
既然如此,我建議憲怡占卜這個問題:假如回去做A工作,個人生活狀況如何?這也會包含跟先生是否容易因應酬吵架。


牌一一翻開,果然不太妙。


「工作本身持續有進展,會帶給你一些成就感,但是你自己要對抗很多事,比如先前的問題還是會重複發生,你會怎麼都處理不來覺得筋疲力盡,而和老公那邊,還是會吵架。」


看來她和老公之間的關係有些問題是非解決不可,否則因為工作而產生的衝突只會持續上演。


 


於是,我們接著便問如何解決工作和老公之間的衝突。


開了牌後,我說:「你要先找到他真正需要的是什麼,根據他的需求做一些根本的改變。」


「是齁,說不定他根本不是在意你去應酬,是在意別的事。」坐在一旁的小美補充。


是的,有時候,人的不滿會從表面事件反應出來,但表面上的說詞並非真正不滿的原因。嘴巴上說的是不滿意她老是應酬,心裡其實是對於應酬這件事「背後的意義」感到不滿。


我們應該先來看看這「背後的意義」指的是什麼。


是否老公對憲怡有其他的期待,但憲怡始終做不到,所以才會引起他對於憲怡應酬的不悅?到底老公對憲怡的期望是什麼呢?


「根據牌面,其實他要的很簡單,就是對他溫柔一點、體貼一點,讓他感覺到你對他的愛,這是最重要的。其他的話,他也會希望你工作穩定一點,慢慢來沒關係,不需要太拼。」


說到這裡,面容一向保持平靜的憲怡忍不住笑了。「那,他對我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?」


「抽一張。」


將牌翻開,我告訴她:「他覺得你太冷漠,跟你在一起很難有親密的感覺。」


憲怡笑了笑說:「嗯,他跟我說過,常感覺不到我愛他。」


我不禁好奇,這只是老公單方面的感覺,還是她這方面的事實?


於是,我們談起她的婚姻是怎麼開始的。


 


「你當初為什麼會和他結婚?」我問。


「也沒有為什麼,就那時候爸媽希望我早點定下來,我自己也覺得好多人都結婚了,那自己也差不多應該結了吧,就這樣,對啊。」


我不禁懷疑,現在的她是否後悔了。但我沒有問,我想有沒有後悔,她自己最清楚。


對她來說,既然婚都結了,也無從後悔起。現在只能負起責任,好好經營這段婚姻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便建議她問如何進一步改善夫妻關係。


牌面顯示的,是一種看似不太合理的建議。


「又出現了需要徹底改變的牌,但這次的徹底改變,是要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,堅持自我一點、多做自己一點。」我說。


「可是,我其實每次堅持自己的想法跟他吵,都不會有好結果。」


「我說的堅持,指的是為了自己的權益和對方好好商量。不要忽略自己的需求而勉強妥協。這牌面表示你太在意別人的看法和聲音,而忘了自己的需要。」


看似不合理,其實是合理的。當你忽略自己的需求而做表面的妥協,不僅快樂不起來,還會累積更多怨懟,認為自己的快樂被對方剝奪了。於是心裡不斷出現這樣的聲音:「都是因為你,我才會如此不快樂!」然後,累積的不滿越疊越厚,只好轉而用一種冷漠的態度對待對方來宣洩這些積壓的情緒。接下來兩人只會越來越相敬如冰,形同陌路。怎麼說,都是對關係不利的。


關係出現問題時,總要回到自己身上來看。你是不是為了一段關係的「安全」,而忘了真實的自己?


真正的自己,到底想要的是什麼?


 


憲怡想要的是什麼?她可以如何在看似限制重重的人生中找到快樂所在?


「工作呢?你在工作中想要得到的是什麼?工作對你來說快樂嗎?」我問。


「對我來說工作就是賺錢,好像就是這樣,沒什麼期待。我也不會跟同事們有什麼來往,就是專心在工作上而已。光是這樣也很難快樂起來。」


我希望幫她找尋快樂的契機,因此開了牌問讓工作更快樂的方法。


「也許對你來說工作就是工作不需要扯上人際關係,但其實,維持一點基本的互動是好的,它可讓你工作起來比較有活力。不用多深交,但至少和同事們說說笑笑,分享一些有趣的事,都會快樂很多。」


「喔瞭解。」憲怡點點頭,輕鬆地笑了,也許在她的想像中這樣的方式比較沒負擔,也能幫助她多一點工作的樂趣。


 


「那,我想問,如果我生小孩呢?會比較快樂嗎?」憲怡突然問起這個問題。


「好,我們來看看。」


結果,雖然生活會改變,卻不是往好的方向。她會因為孩子而有得忙,感覺有所寄託,個性也會軟化許多。但是她會把孩子當成自己的所有物,變成一種佔有。


朋友小美聽了立即反應:「這樣很不好耶,孩子會很可憐。」


的確,這樣的母子關係其實不太健康,會形成一種窒息式的操控和依賴,而非真正的彼此關愛。


 


「那這樣子她到底要怎麼辦才好?有沒有辦法知道她要怎麼樣才會快樂?」小美比憲怡本人還要焦急。


「可以,我們直接問,她的人生要往什麼方向走才會真正的滿足。」


「竟然可以這樣問啊!」小美嘖嘖稱奇。


 


我把牌一一攤開,仔細研究後告訴她:「你不太需要為了他人奉獻自己,或是工作中多麼認真投入,你需要保持自由,做自己,不能被束縛住。甚至,偶爾冒點險,讓自己痛過、受傷過,你都會感覺有真正活過,而比較快樂。」


「可是,」憲怡稍有難色的說:「我不可能不管身邊的人只做自己,這樣他們會失望、會難過。」


「沒錯,不過,他們的快樂不需要由你來承擔。」


「旁人看當然都覺得很容易,可是身處在其中的人是有很多東西拋不開的。像是對老公,我會覺得是.....」


「一種責任?」


「不是,是覺得這個人愛你關心你,對你有期待,你沒有辦法拋下他不管,那這樣自己好像有欠於他,所以就還是會去顧及到關係如何,變成一種責任了。」


「所以,還是一種責任囉。」我微笑著說。


其實,並沒有要憲怡放掉對於關係的責任,只是,如果人生的天秤嚴重傾斜向責任那一頭,你內心那個單純好玩的孩子,會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。只要拉回來一點,讓自己偶爾也能擺脫壓力,放鬆、自在地做自己就好。說到責任,要負責的對象,也包括自己。如果多半根據別人的期待來行事,就等於把決定自己人生的責任推到別人身上,「因為對方希望我這麼做,所以我不得不做,所以我是被逼的,那要對我的人生負責的人就不是我了。」說到底,這樣的心理機制也不是真正的負責。人必須負責,但最需要負責的對象是自己;人必須有責任感,但不需要被責任感壓得連快樂都不見,連熱情都喪失。


我現在看到的憲怡,就是一個冷靜理性,但對生活失去熱情的人。


然而,我也同意她說的:別人看都能說得輕鬆,深陷其中的人才知其不易。所以我告訴她,人生是她自己的,我也只是根據牌面給出一些建議,至於要做什麼樣的選擇,當然仍由她決定。


 


最後,我請她隨意抽一張牌。


將牌翻開,是權杖皇后。


「做一個對生命抱持熱情和夢想的女人。這是塔羅牌要告訴你的。」我說。


 


憲怡默默的,像以往一樣冷靜的,點頭。


 


 


 


每個人快樂的源頭不盡相同,有的人需要四處闖蕩、自由揮灑,也有的人是需要無風無雨、四平八穩的生活。但相同的是,每個人都得忠於自己真正的需求,才能活出真正快樂的人生。


 


認清自己的需求,是開啟快樂人生的金鑰。但開啟之後,你願不願意開步向前?


 


這讓我想起最近網路上一部很紅的行動音樂劇【寶島歌舞-向前行】,他們改編林強的「向前行」在街頭演起歌舞劇,三百位劇場演員卯足全力載歌載舞,一鏡到底演繹向前行這一首歌。


在裡頭我看到的不只是戲劇本身的創意呈現,而是一群劇場演員背後那股堅韌不拔、勇敢做自己的熱情力量,深深令人動容。在台灣,劇場的路並不好走,收入不穩定就算了,身邊的人也總是不看好他們的未來,周遭屢屢出現勸退的聲音。但是他們並未放棄,因為人生是自己的,他們要走自己的路。演出背後的精神和向前行的歌詞因此做到了最完美的結合。


還記得歌詞嗎?節錄一小段:


 


「朋友笑我是愛做暝夢的憨子,不管如何,路是自己走。


喔~~~再會吧! 喔~~~啥物攏不驚!


喔~~~再會吧! 喔~~~向前行!」




是啊,不管如何,路,是自己走的。


為了真正的快樂,開步向前行吧。




  勇敢向前.jpg  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