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防疫措施公告】

1.現場諮詢或療癒,我都會戴口罩進行。也請前來的個案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於諮詢過程戴上口罩

2.一直都有的遠距視訊諮詢/療癒,歡迎多加利用。(遠距視訊服務從好久以前就開始囉,現在正好非常適用)
  
3.上半年
開課計畫皆取消,下半年視疫情狀況開課。

  
知道大家都辛苦了,不過剛好可趁這個時候練習照顧自己的身心靈,沉澱下來了解自己、調整身心狀態,或許是老天給我們轉變的契機。


2011年5月30日 星期一

Scene 2-7 「隱士」的感情之路

第二幕第七景,愛我的我不愛,我愛的不愛我。像這樣有如老天在捉弄人的情景不時發生在我們四周,你我可能都曾聽過,甚至親身經歷過。我要接受愛我的,還是死追我愛的?為什麼愛我的我愛的都沒有結果呢?


 


「我想到兩個方向要問,一個是之前的關係,不知道怎麼解決,一個是想知道未來有沒有新對象。」這位臨時占卜的客人小力,睜著圓亮的雙眼說道。由於時值店家將近打烊,恐怕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兩個問題,於是我請他選擇,是要解決舊關係還是展望新未來。


他想了一下,「展望新未來好了。」


也好,因為通常開牌問未來有沒有對象,也可以從牌中看到一些感情問題的跡象,並非只是告訴他有或沒有就嘎然而止。


因此我們決定好問題:「半年內會有交往的對象嗎?」


牌面出來,感覺是向好發展的。他能持續散發魅力,吸引到一些仰慕他的人,不乏桃花,只是似乎不到交往的地步。看起來小力是會迴避的吧。


我大致向小力解釋他這半年的狀況,然後再仔細看了一下牌面,我跟他說:「我看到一個男生。一個理性冷靜,掌控欲強的男生。」暗示著也許他有一個男的對象已經出現了。


「啊?那,可能是他吧。」小力驚訝之餘,並未隱藏他的性向。「男生女生我都可以,也沒有一定。」


經過一番確認我才瞭解,原來小力目前有兩個男的對象。一個是他喜歡的,但似乎不太順利(這部分時間的關係我並沒有深入探問)。另一個是喜歡他的,對他很照顧,可是小力不想跟他在一起。牌面上的男生即後者。


「這個人對你影響滿大的喔,雖然你不喜歡他,他卻出現在牌中。」我說。可是就如我所言,這個男生的掌控欲很強,對他來說會有壓力,所以他目前並沒有考慮接受。


講到一半,小力突然很擔心的問我:「我在想我會不會太侷限在自己的小圈子裡走不出去,所以一直遇不到適合的對象?」


「喔?」我聽了他這麼說,便檢視一下牌面,發現這樣的可能性是很大的。「有可能喔。」我指著隱士牌跟他解釋:「因為你是個隱者,很多時候是把自己悶起來想半天,但別人都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打算,只有你自己清楚。而且這種性格延伸到感情,變成不論追你的還是你喜歡的,都不知道你真實的感覺,很難跟你有進一步。我猜,知道你感情狀況的朋友也不多。」


小力邊聽邊點頭表示沒錯,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默默的一個人在面對感情問題,知道他狀況的朋友只有一兩個。


「那我混亂的感情到底該怎麼辦?怎麼樣才會有結果?」小力仍是困擾著。由於還有一點時間,我請他再抽兩張牌。


「嗯,你不能再悶起來想了,與其花力氣去『想』不如直接『做』。我的意思是你要確定自己是否喜歡這個人,一旦喜歡就是去追,不喜歡就放掉,也不用想了。像是現在這個喜歡你的男生,如果你不喜歡他,就不用接受他的照顧,直接表明拒絕。相反的遇到喜歡的,拿出熱情去接近,達成目標就對了。如果不敢太直接,至少製造兩人獨處的機會,這種不用太激進的方式也行。」


「那,如果我接受這個喜歡我的男生,我們會在一起嗎?」小力似乎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在問我。


但我很老實的告訴小力,我不敢斷言他們會不會在一起,因為這件事牽扯到兩方的心態,兩方的心態變或不變很難控制,而「結果」又是跟著「心態」產生的。我只能告訴他機率大不大,給他一個參考。


牌抽出來,機會是大的。但是也指出兩人若是在一起他會很辛苦,因為對方掌控欲強,凡事要他照著自己想法做,小力也不是全然可以配合對方的人,必須像打仗一樣對抗著,最後只會筋疲力盡滿身是傷,實在不建議他們兩人在一起。


不建議的最終原因,還是因為缺乏愛啊。牌面顯示兩人欠缺感情的交流。


時間所剩不多,小力趕忙問我,那他應該找新的對象還是從舊的攻陷?我看看牌給我的線索與感覺,再想了想,告訴他:「找新的,因為舊的很難跳脫原來的相處模式。」


小力瞭解了。雖未明說,但他看來就是要蓄勢待發,打算以全新的態度面對新的對象!


關於最後一個問題,我沒講的是,牌的走向是過去一片愁雲慘霧,未來一片光明,當然是找新的啊!如果未來有其他更好的機會,為何還要走回頭路呢?除非你已經有非常喜歡的對象,那就要另外討論了。可惜時間不夠啊。


其實占卜完我心裡還是有遺憾,因為時間太短了無法把他過去的戀情深入釐清,我總覺得還有很多可以探討跟解決的問題。(這是身為占卜師的一種執念嗎,忍不住要把客人挖透透、問題挖乾淨...)沒關係,下次有機會再幫小力占卜的話,再來挖挖看。(來自小力的謎之聲:好恐怖喔可以放了我嗎)


2011年5月24日 星期二

Scene 1-7 快樂工作,工作快樂

第一幕第七景,工作也可以很快樂。可是老闆好像對我不滿意,同事對我的幫忙又不領情,所以我還是不快樂。到底要怎麼做才會快樂?


 


這次的客人有三位,一位是跟我預約的女生,但不打算占卜,只是純粹連絡跟陪同(也是有這種純幫忙的朋友啊),第二位占卜了兩三題,但問完問題後輕鬆看待,似乎這些問題並不會困擾她,就只是好奇問一問,不論結果如何她都能樂觀看待,有自信能解決。大概因為她是正位的寶劍皇后吧,有聰明伶俐、冷靜客觀的特質。第二位快占卜完時,第三位客人莉馨才姍姍趕到,她先問我未來是否有感情對象出現,然後就進入工作的問題了。


「我想知道工作上的發展如何。」莉馨說。


因此我幫莉馨開牌,問問看未來半年的工作狀況。


「主管好像比較不近人情喔。你會覺得他不對,但是說不出口,結果就是搞得自己很悶,甚至越來越沒自信。」我說。


看莉馨一臉苦悶沒回話,我又繼續解釋:「而且這個工作容易無法和同事和睦相處,非得分出高下不可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但其實你是喜歡這分工作的,撇開人際關係的話。」


這時一旁的朋友答腔了:「沒錯真的是這樣!」後來我才從他們口中知道,莉馨是在金融業工作,老闆非常重視業績,同事之間有業績的競爭比較,也難怪必須分個高下了。而且莉馨還經常好心的幫忙同事,同事卻絲毫不領情,這令她十分受傷。所以她坦承即便她是真的喜歡工作內容,要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還是很不快樂。


本來莉馨只打算問一題,但她苦思很久,似乎就這樣的狀況不知如何是好。我問她是否還需要再做占卜,可以問怎麼樣才能工作得快樂一點。她幾乎沒什麼猶豫便答應了。


開牌後我告訴她,不要太在意表現、在意業績,專注在你所喜歡的工作上,真正投入,享受工作本身帶來的樂趣就好了。


「可是,」莉馨不解的說:「如果不在意業績跟表現,老闆看我表現不好,對我不滿意,我怎麼會快樂?」


「不,你要想喔,如果你真的喜歡工作、專注的投入工作,工作就會自然而然做得好,業績也會跟著提升,你怎麼會不快樂?」莉馨提出了一個很棒的疑惑,讓我有機會向她解釋其中的道理。這看似不通的邏輯其實是非常通的。


另外關於和同事的相處,我覺得她要看清楚事實,牌面有顯示如果繼續付出只會受傷。同事之間的關係不比朋友,不一定能靠對彼此的付出來建立,而若是對方已不領情,就更只需要當同事就好,不用奢望當朋友。同事和朋友的層次本來就不同。


「對啊,朋友能當同事,但同事不一定能當朋友。」另一位朋友幫忙解釋。果然是寶劍皇后,一針見血。


解釋完畢後,莉馨又是一陣苦思。過一會兒她說,可是她真的很在意老闆對她的看法,像有一次老闆當面跟她說「你怎麼業績只有這樣呢?那個誰都已經怎樣了」的話,她只覺得非常不公平,因為那個被老闆拿來比較的人做很久了,跟她的起點完全不同。


於是我建議她,開牌問問看老闆對她的真實想法。一旁的友人驚呼好厲害這樣也可以算,但她本人倒是猶豫了一下,看得出來她是想知道的,可能只是害怕開出來老闆討厭她吧。不過,莉馨最後還是答應了。


「你不用擔心了,她是喜歡你的。」我說。這時莉馨才露出放鬆的笑容。「他覺得你有能力可以做得很好,但還不夠,還需要多學習,而且她覺得你受挫度太低,遇到困難容易放棄。但她終究是喜歡而且相信你這個人的。」


「所以他是在激勵她囉。」朋友興奮的問道。「看起來就是這樣了。」我回答她。


結果不知不覺,莉馨便算到三題了。後來她去廁所的時候,兩位朋友還笑她,說不定在廁所蹲一蹲又想出別的問題來。不過後來是沒有了啦,我想就工作問題應該已經差不多了。


所以其實,工作上的不順可能來自環境,也可能來自於自己的心。環境不順,我們只好改變心態或做法,境隨心生,心順環境也會跟著順。像莉馨這樣,調整一下對同事的心態,了解老闆的真實想法,心裡也就會好過點了。當她在調整心態的時候,就是在創造自己喜歡的環境,工作還會不快樂嗎?


快樂地工作,工作就會令你快樂。


快樂工作.jpg     


2011年5月17日 星期二

Scene 3-3 愛的自剖

第三幕第三景,你是否容易受同一種人吸引,以致重複擺脫不了的宿命?如果這類人總是帶給你痛苦的感情經驗,你為何仍是忍不住愛上他們呢?你的「愛」是否出了什麼問題?


 


客人小玲和我約好五點占卜,正好是我開始駐店占卜的時間。這天傍晚,我像以往走入公寓咖啡,一進門店長便以宏亮的聲音向我提及昨晚臉書上的話題(限制級,略。雖然應該全店的客人都聽到了。),我一邊同她閒聊,一邊掃射四周是否有疑似小玲的客人。有位客人看了我一眼,我心想有可能是她,但她並未出聲相認,於是我想,小玲應該還沒來吧。


接著我便坐下安置好我的駐店配備們,等候小玲出現。這時,只見那位看我一眼的客人提著包包微笑向我走來,準備在我對面坐下。沒錯,答案揭曉,她就是小玲。


「我想先觀察觀察!」小玲賊賊的說。


「喔?那你觀察到什麼?觀察到我是%#^&*狂嗎?」(限制級,看了會做惡夢喔。因此以馬賽克處理。)


幸好平日行得正坐得端,沒什麼好隱瞞的。(那打什麼馬賽克!)


 


小玲在預約的簡訊中就已提到她大致的狀況。主要是想斬斷舊情,並問有沒有新桃花。


看起來很簡單對不對?其實難了。通常會需要占卜來解決感情問題的人,都有一種根深柢固的問題存在,困難就在於問題已經根深柢固,難以拔除。


小玲說她和前男友已經分分合合好幾年,始終斷不掉。男生想復合時總會對她說一些好聽的話,每每使她心軟,無法痛下決心拒絕。可是她其實心裡已經有感覺這樣的感情不能再繼續了,而且她不知道男生到底說的話是真是假?他是真心愛她的嗎?


這樣的話,開牌瞭解他的心態恐怕是第一步,至少能藉此判斷,還有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。小玲也同意了,於是我們開牌問男生的心態。


「嗯,他喜歡嘗鮮,在感情上也是。所以,他可能滿花的喔。」仔細看過牌後,我說。


「喔對呀,他劈腿好幾次了,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」小玲以一種蠻不在乎的態度說著。


「如果你在考慮要不要繼續,我覺得還是放棄了吧。因為他真的已經沒打算對你付出或做出承諾。你們是很聊得來什麼都能聊沒錯,可是觀念或人生想法上南轅北轍,生活上很難磨合。目前看起來,他只是暫時妥協。」


甚至,牌面上看來兩人互動已經沒有感情因素存在了,只剩下公式、冷漠。


「我們是觀念上有很大的差距沒錯。他堅持他的,我堅持我的。」


並不是觀念不合就一定不能共同生活,而是對方已經無心給予承諾和照顧,心也沒有放在她身上,實在沒有繼續下去的價值。老實說,依照這個牌面,即使兩人最後結婚了,以後男生也一定有小三在外。


這樣的感情真的值得嗎?


通常想擺脫舊情,多少要有新戀情可以仰望。所以小玲想知道未來半年是否能交新男友。


抽完牌後,我看了看說;「喔,有啊。跟前男友個性很像的男生。而且過去也有一位已經滿願意照顧你的男生出現了。」


「那,可能是很可憐的那個吧。」小玲先前有提到,和前男友感情不順的時候,她會遷怒於一個對她滿好的某男,某男明明對她很好,但她卻恩將仇報,把不滿和怨氣都傾倒在某男身上。


「應該就是他囉。可是他是會斟酌著付出的人喔,如果你一直沒有善意的回應,他會慢慢收回他的感情。」


「我想他是這樣的人沒錯,他早就被我逼到極限了!」小玲自嘲地笑了笑。然後她指著其中一張牌,繼續說:「我怎麼總是遇到這種人!」小玲指的那張牌,代表的就是他未來的新男友。


原來小玲以往都和這種類似性格的人交往,個性善變、好奇心強,妙語如珠又健談,可是相對來說感情上比較不成熟,也比較花心。其實她也都知道這種人會給她痛苦,但就是忍不住喜歡、忍不住陷入感情。然後,要是穩重一點的土象星座男生或是偏向天蠍個性的男生,她卻都拒斥在外,雖然這類男生通常都比較願意為她付出,也比較專情。


小玲說,他覺得自己的天蠍性格很討厭,那種對愛的不信任、嫉妒、懷疑,經她敘述的確是到了滿嚴重的程度。(也難怪她會先暗自躲在角落觀察我是怎樣的人)因此我認為小玲的感情循環要歸結到一種心理因素,就是「不愛自己」。


小玲的太陽在天蠍,月亮在雙子,而她選擇對象的時候,會排斥天蠍性格的男生,而喜歡雙子個性的男生,這是為什麼?


相對於太陽天蠍,月亮雙子是她比較認同但又欠缺的特質,但她無法愛自己,於是便向外尋求投射的對象,也就是具有雙子特質的人,好讓自己的愛有出口。這是源於她的愛無法放在自己身上。天蠍類型的男生絕對得不到她的愛,因為她會把對自己天蠍性格的厭惡,也投射到具有天蠍性格的人。(並不是每個討厭自己的人都會如此,要看程度,請網友們別興奮的套用喔)


經過這一番複雜的解釋,我和小玲說:「所以你要先愛自己,接受並喜愛自己的每一面,你才不會把厭惡投射到別人身上,由於厭惡而錯失條件不錯的對象。而且,才不會讓自己陷入感情迴圈中!」


可是好難,小玲沒辦法愛自己的根本原因在家庭,她說她討厭家人的愛,家人的對待會讓她認為愛就是必須伴隨一種無法信任的態度。這種對愛的矛盾感甚至延伸到朋友,她覺得朋友都不信任她,像是曾有朋友跟她說「你怎麼還會跟這種人在一起」類似的話,她馬上反彈,說:「反正你們就是不相信我。」卻絲毫不覺得朋友是在關心她。


「你在說這句話的當下是不是在想,你們在否定我?」我問。


「對!」小玲零點一秒鐘回答。


「你在跟他們要,你希望他們的回答是:沒有我當然相信你。」


「對,可是他們都沒說話。」小玲難掩失望的說。


「所以你就更受傷了。你希望朋友可以給你完美的愛,不管你怎麼做他們都能包容你、相信你,但對他們來說實在要得太多了。」


看來,家人愛的方式對她所造成的影響頗為嚴重。可是既然知道原因,便能了解修行的起點,甚至方向。


 


於是下一個問題出現了,怎麼樣才能真正的愛自己呢?


我很少開這樣的牌,因為鮮少有客人願意對自身的解剖如此深入。


牌開出來後,我問她,是不是滿壓抑的?她坦承是的。牌面顯示她應該不要過度控制情緒,適時的釋放,以免增加痛苦。因為越壓抑痛苦會越放不開,而她就會更加厭惡自己,為何讓自已走到今天這種痛苦的局面?


另外,還有一個很重要的,「建立安全感。」我說。


「喔,我超級沒有安全感的。好難!」


是啊,安全感本來就不是能夠輕易建立的,可是安住己心」的安全感,能導致一種對自己對她人都開放、信任的態度,如果有了這種態度,到哪裡都能安心自在,真正滿足快樂,還會怕不愛自己嗎?


或許塔羅牌沒辦法給你一個明確的方法,讓你一做就見效,但它指出一個心態上可以調整的方向,讓你的努力有個重心可以著力。


時間差不多到了,我問小玲還有沒有問題想從現在的牌中補抽。她想了想,說:「我想知道下一段感情來的時候我要怎麼做才會順利。」


很明確的問題,我請她補抽兩張。


「不要太強勢,不要想掌控感情,適當的放手讓它自然發展吧。」


「好難!因為不掌控就沒有安全感!」小玲像個孩子般嚷嚷的抗拒著。


可是,這不就是修煉出安全感的好機會嗎?放下控制、讓不安出現、面對不安、放下不安,經過這個漫長的化學變化步驟,總有一天會修練出你要的安全感!


 


最後,我拿了同行Santa老師的名片給她,告訴她如果需要的話,可以去找Santa老師做花精治療(詳情可參考本部落格的同好連結)。但小玲出乎意外的表示不用了,「我不相信有什麼東西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個性,如果可以大家就不用這麼痛苦了。我是懷疑主義者。」小玲斬釘截鐵的說。


「但懷疑是為了要相信啊。」我告訴她。


小玲愣了一秒。沒有再針對這件事正面回應,她說了聲謝謝,和我說了一些閒話,我們就結束了這次占卜。


 


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特別的客人呢。也許目前無法推動她改變,但希望總有一天,她能從黑暗的洞穴走出來,親身感受外頭美好的陽光,那些灑下來的都是愛,滿滿的落在她身上,以及心中。


愛自己.jpg  


2011年5月11日 星期三

Scene 1-6 真正的心意

第一幕第六景,我真的喜歡它嗎?面對一直以來認定的興趣所在,突然覺得做起來不怎麼快樂了,這是怎麼回事?難道我走錯方向了?難道過去一切都是一場誤會?


 


客人綿綿唸的是戲劇方面的服裝設計,據她所言身邊有不少人大力推薦,叫她一定要來找我算塔羅牌,於是她趁放假回國的短暫時間,抽空跟我預約了占卜。


 


沙發區剛好空著,我請綿綿坐到比較舒服的沙發上。


「好緊張喔。」開始前綿綿憋不住情緒說道。


「都坐在這麼舒服的沙發了不用緊張啦!」我安撫她說。其實客人緊張是難免的,因為占卜對他們來說是全新的經驗,是一個平常生活中較少接觸到的,可以說是儀式。不過容易緊張的客人真的可以放輕鬆一點,當作是來聊天的就好,我們只是在藉由牌的解析來討論一些事。


今天要討論的,是綿綿的工作,也可以說是志趣方向。


綿綿目前沒有工作,然而她專注在服裝設計領域已久,未來可想而知,會朝這個方向繼續邁進。


可是問題來了,這陣子綿綿在國外唸設計,唸下來的感覺,竟然有些不快樂。不是難過的那種不快樂,而是沒有快樂的感覺。這就奇怪啦,如果真的是自己的興趣,為什麼好不容易可以去國外鑽研、專心學習的時候,卻反而沒有快樂的感受呢?


「我明明接到兩個校內的製作case,但我竟然一點開心的感覺也沒有。這樣會讓我覺得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設計耶。」綿綿困惑了。


人有時候很難捉摸,而最難捉摸的說不定就是自己的想法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那個人、不知道為何我會有那樣不舒服的感覺、不知道我對這件事的真實態度是什麼,對自己有好多好多的不知道。


這個時候,除了靜下心增強自我覺知來了解自己之外,能做的就是找面「鏡子」,家人也好、朋友也好、愛人也好,總之是個跳脫出來看你又瞭解你的人,讓他們來給你一些意見,比較能幫助你看清自己。


又或者,如果這樣的人並不真的了解你,或你難以仰賴這些「鏡子」,那麼塔羅占卜也是一把明鏡,供你映照內心世界,讓你深入了解自己的心態。


因此,這時候占卜就成為綿綿的明鏡了。我替綿綿問了第一個問題:她對服裝設計的真實心態是什麼?


牌的第一張就是「戀人」,加上其他配牌,我很篤定的告訴綿綿:她是喜歡這件事的。


但為什麼現在會有缺少快樂的感覺呢?


牌面的確有顯示她想休息一下,抽離出來好好想一想服裝設計對她來說的意義。「因為你已經看清這一行大概有什麼狀況,摸清這行的底了。沒有更進一步的想像空間,就不會有動力去探索。」


這是一部分原因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:她缺乏一個明確的、有挑戰性的努力目標。


「你內心有股想要重生的慾望,就是進入下個階段,真的實地去工作,有個更有挑戰性的目標讓你去努力。校內製作和校外的工作是不一樣的,真正的工作會有壓力,大家不會再用對待學生的眼光來要求你,你不會覺得好難喔我一定要做得更好。現在一直維持在同一個安穩的階段內,沒有外界刺激,你的熱情已經燃不起來了。」


「對耶,真的是沒有熱情了!」


「所以不用擔心,你是喜歡設計的,只是目前的階段處於過渡,投入產業後你就會重燃熱情!」我總結這副牌面,然後接著說:「而且你唸這個唸太久了,從大學到現在,多少也彈性疲乏了啦。」


確定自己對設計有興趣了以後,綿綿默默的思忖著。我想她是在消化剛剛的內容,並想著關於這件事還有什麼未解的問題。


「我現在會不知道自己在這行要做的是什麼。」問題緊接著浮現。我們將問題簡單的梳理過後,綿綿認為目前她的考慮選項可以歸納為劇場的服裝設計,以及電影的服裝設計。


有經驗的朋友看到這裡都知道,我們要用二擇一開牌了。也就是,這兩個方向哪一個比較適合我?


「不過,你的適合指的是什麼?」按照往常,我讓綿綿先定義她的適合。畢竟「適合」兩字是主觀的,對每個人來說不盡相同。


「快樂吧。」嗯,果然是重精神的藝術家,快樂還是最重要。


開牌揭曉。若是走劇場服裝設計,綿綿無法熱情投入,她會慢慢了解這點。而且設計劇場的服裝,她已經累了。


「對,我真的累了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。」


「再抽一張。」我說。


抽出來的牌是杯四,「因為已經無聊了。平淡安穩,沒什麼變化,對你來說已經有點無趣,甚至沉悶。」


反觀電影的服裝設計,結果是比較快樂的。但是,要先克服金錢恐懼。


「電影不易接到case,收入也不穩定,不過如果你能克服金錢恐懼的話,可以靠著自我要求跟強烈的意志力做得很好。」


做得好,就有成就感;有成就感,也會比較快樂。


「而且,」我指著現狀的星星牌解釋,「目前的你確定是在一條能滿足內在需求的道路上,服裝設計(姑且不論哪類)可以成為你的人生目的之一。」


綿綿一聽,安心許多。不過我並不是為了安慰她才這麼說的,而是牌面真的如此顯示。


「那還有一個問題,我的風格一直都不是很確定。好像都可以做,也都做得不錯,但就是不像有些人會有獨特的風格。」的確,風格是一個設計者需要摸索出來的,一種個人資產。


「抽一張。」綿綿抽了一張給我。看著她抽出來的牌,我大概有了感覺,但我想更詳盡的說明。於是我請綿綿再抽第二張。OK,確認了。


「你不適合太華麗、繁複的設計,不要有太多裝飾,走簡單低調路線,但很有味道的那種。簡單的說就是曖曖內含光啦。」


這種風格,還剛好和電影的風格較能契合,以大多數的電影來說。


從確認自己的喜好、確認方向到找出風格,就現在還是學生的綿綿來說,疑惑也差不多都解開了。


之後進入產業,才真的是挑戰的開始!


說不定也是新戀情的開始(誤)。這麼難得的占卜機會,怎麼可能不問感情呢?不過為保護當事人,這一切都將成為秘密,認識的人想知道就自己去問她吧,嘿嘿。


興趣.jpg    


2011年5月6日 星期五

Scene 1-5 嘗試而來的自信

第一幕第五景,站在生涯規劃的十字路口,我要往哪去?開始進入社會找份工作自給自足,還是考研究所唸更多書拿個學位呢?無論哪條路,你有足夠的自信往前走嗎?


 


在粉絲專頁的首次優惠價推出後沒多久,就有一些聰明的客人趕搭上這班經濟實惠的列車,晶晶便是其中一位。


「是天海嗎?」找到公寓咖啡,怯生生踏進來的晶晶開口詢問。她圓亮的眼睛閃爍著光芒,而那光芒卻隱含著一絲猶疑與不安。


 


坐下來點好飲料的晶晶,試圖闡述她的狀況。「嗯...我是在想要去哪裡工作的問題,可是去哪裡工作可能又牽涉到我要先念研究所還是工作,只是工作我也還在猶豫到底是要.......」眼睛咕溜咕溜轉的,一邊調整思緒和呼吸,晶晶很努力的想把事情爬梳開來。她的問題簡單來說是關於生涯階段的抉擇,可是她思緒相當的混亂,一時也說不明白。


可能是在這樣一個二十出頭容易迷惘的年紀,還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吧。


別慌別慌,天海最擅長的就是釐清問題了。這對我來說比梳開打結的頭髮容易,也更有耐性。(梳自己打結的頭髮一下就抓狂了呢)


既然晶晶說,不管是要唸書還是工作,都得考慮該回家鄉新竹還是留在台北,所以,我先幫晶晶打開第一層結:不論要做什麼,該去哪裡?


結果是,回新竹會比較辛苦,萬事皆得自己扛起,但是也會讓她放下一些成見跟原本的觀念,突破俗流找到自己的路。而留在台北,杯三這張牌顯示,雖然可以維持原來的朋友圈,比較快樂,但最後就沒什麼成長,因為她會以同樣的態度面對和處理所有事。


而她現在的狀態抽到杯八,看來自己也覺得再繼續停留原來的地方是不夠的,我想對她而言,回新竹雖然比較辛苦,但能因此轉換環境及開創新見,未嘗不是好事。


接下來我們進入第二層結:該念研究所,還是直接工作?


這副牌就有趣了。研究所的選擇,再度出現了杯三,但這次是逆位。而另一邊的選擇:工作,則出現了死神逆位。


「這兩張牌怎麼又出現了!」晶晶忍不住驚呼。


「待會兒再跟你解釋。」不是故弄玄虛,是我希望先讓她知道狀況,待會兒解釋這兩張陰魂不散的牌她才會更加理解。


「如果唸研究所,你本來期待能和同學交朋友、和朋友共享歡樂時光的希望會落空,可能反而不容易交到朋友,而且最後,你還是找不到人生方向,因為其實你念研究所是為了逃避思考人生方向。」關於這點,晶晶坦承是的,因為她一直不知道該做什麼,雖然念的是教育,但也不是很確定自己想當老師。總之前路茫茫難以抉擇,她想也許先唸書就不用面對這件事了。


可是事實上這是一種逃避,事情在那裏總是得面對,它不會憑空消失。


「要是去工作,也會有個問題,就是你害怕改變,害怕從這個階段轉向下個階段,以至於你會花很多力氣去避免改變。」我指著逆位的死神和晶晶解釋。「但其實工作可以讓你接觸到新鮮有趣的事,也可以認識更多不同的人,激活你的思考。因為害怕改變而不工作,真的就可惜了。」


牌陣中,現在的位置是力量逆位,表示晶晶現在的信心不足,這也是她害怕改變的原因之一。


指向逆位的力量牌,我說:「因為你對自己沒信心,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好,才會害怕改變之後狀況會變得不好,你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改善狀況。可是,一但你找回內在的自信,你就能勇敢面對各種狀況,而不會害怕任何改變。」


死神逆位,恐於改變現狀;杯三則表示,她藉由窩在朋友圈中得到一種不用離開現狀的安全感,但過度倚賴對她的成長並沒有幫助。


因此就牌面深入剖析後,我是比較建議晶晶去工作的。接觸到新環境,發現自己原來也可以和各式各樣的人來往,不也是會回頭來增強自己的信心嗎?因為你會發現,原來自己是可以的,原來自己也是充滿力量的。看看自己擁有的那些,以及你所做到的事,你就會自信十足。


而這種自信,總要試了才能體驗到,不是嗎?


講到這裡,占卜的時間也差不多快要結束了,只剩一、兩分鐘。晶晶至此很客氣的跟我說聲謝謝,但我認為她心中的迷惑還有未解之處,堅持再讓她問一個問題。其實我心裡是有想法的,希望幫她找到自己想做的事,好讓她有更明確的目標與方向。


「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工作嗎?除了教書以外有沒有別的可能?」我問。


晶晶想了一會兒,她說自己也可以教書,不過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喜歡,畢竟現在教育也越來越難,是不是可能消磨掉教學的熱忱也未可知。說到別的工作方向,「可能還是文科方面的吧,像是編輯之類的。因為我大學念的就是這方面,其他我也不會。」


晶晶提出這個新的方向後,我的心裡有股感覺在說,就問問看吧。


所以我們進入第三層的解結:教育和編輯這兩行,哪一行比較適合她?


牌翻開來,結果令人驚喜,兩者都不錯。從事教育剛開始仍會困擾她,她會懷疑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確,和現在的猶豫不決很接近,不過最後她能重新發現這行的樂趣,或者在這行開創一個新的方向。若是去當編輯,有些需要適應的地方,像是做得不夠好、不夠完美,會讓她有點沮喪,可是就長遠來看,她是能靠著努力做得越來越上手,收入也不錯。


但這種兩者都好的情況下,一樣令人難以抉擇。於是我告訴她:「若要比較出哪一個更適合,我認為是編輯。」


「咦為什麼?」晶晶十分不解。


「因為根據牌面你在工作上是一個腳踏實地又認真的人,而你做編輯就是能靠這樣的特質成功,進而相信自己的能力。但從事教育,我不確定以你的工作性格是否能真正的滿足。可是你要記住,不論哪一條路,兩者都是先苦後甘的,一定要先捱過去。」


晶晶聽完後,說了謝謝。看看她的神情,我知道她心中還沒有一個確定的方向,可是她已經握有地圖了,接下來就看她根據地圖決定怎麼走。


離開前晶晶跟我說,她覺得這很像心理治療耶,感覺心裡好多了,也踏實多了。是啊,有時候占卜的確可以達到類似於心理治療的效果,不過我們不是真的在治療啦(冠上治療之名是會被開罰的喔),說是一種「藉由瞭解內外在狀態來探討和解決問題的占卜」,或許比較適切吧。(為了詳盡就忍不住給它這麼長的名詞解釋了)


 


後來,在我寫信給晶晶詢問分享故事的意願時,晶晶這麼說:


「如果我的故事能帶給別人一些啟發,我也很高興。


只是這麼一來,我就要更努力了。


因為接下來的故事要由我完成,是吧?」


 


是的,由你來故事接龍,把後續的美好過程寫出來吧。到時候再跟我們分享喔。


 


自信1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