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防疫措施公告】

1.現場諮詢或療癒,我都會戴口罩進行。也請前來的個案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於諮詢過程戴上口罩

2.一直都有的遠距視訊諮詢/療癒,歡迎多加利用。(遠距視訊服務從好久以前就開始囉,現在正好非常適用)
  
3.上半年
開課計畫皆取消,下半年視疫情狀況開課。

  
知道大家都辛苦了,不過剛好可趁這個時候練習照顧自己的身心靈,沉澱下來了解自己、調整身心狀態,或許是老天給我們轉變的契機。


2011年3月24日 星期四

Scene 2-3 多災多難的感情?

第二幕第三景,許久不見的感情主題。這次的故事有點感傷,女主角經歷了一段曲折的感情路痛苦不已。而我能做的除了以占卜替她找尋出路之外,就是在占卜之後,寫下這段故事作為整理,並且分享給各位,有過類似經歷的男男女女。


「嗨你好!」輕輕柔柔的聲音從耳邊傳來,客人小如經過我身旁,在我對面坐下。


「很快耶。」我說。原因是剛剛小如誤走到另一間丹堤,再來到這裡竟然不到五分鐘,後來才知道原來她是騎腳踏車才能迅速的飆車至此。


剛坐下的小如就像多數客人一樣,不知道要怎麼開始占卜。我告訴她先聊聊是什麼狀況吧,她便娓娓說出事情的輪廓。


小如有一位交往多年的男友,最近已經分手。但其實,他們分分合合無數次,或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會不會是「真正的最後一次」。感情一直無法穩定持續的原因在於,前男友的媽媽並不喜歡她,而前男友是「尊重」媽媽的,如果媽媽不喜歡,他也會猶豫這段戀情是否該繼續。


在敘述這些狀況的同時,小如壓抑著難捱的痛苦,雖然臉上仍掛著微笑,那微笑卻是好勉強的,似乎是以笑容來抵擋內心的痛苦、與之作戰,而隨時都可能被擊潰。我懂她的痛,可是仍舊必須讓她看清目前狀況,幫她釐清後做出決定。


「所以,會想知道該不該繼續這段感情嗎?」小如點頭。我繼續問:「那,會不會想瞭解男生的想法?或許能幫助你做決定。」


小如更加篤定的點頭。相信她這次來占卜,已經做好面對一切的打算。


因此我們就問了「男友是怎麼看待這段感情的」。


牌一一翻開,我仔細端詳牌面組合,越看心裡越沈,因為對小如而言不甚樂觀。事實上我已經看出男生的想法了,可是這次我好難開口,喉嚨像被卡住一樣動彈不得,一個字都吐不出來。因為早在先前就感受到小如的難過,實在是不忍心讓她受到二度傷害。


但,我必須善盡占卜的責任,把我所看到的告訴她,讓她瞭解真相。於是我還是咬著牙說出口了。


「他覺得你們沒有建立家庭的可能,所以也許另覓對象會更好。不過他還是希望能跟你當朋友。」我非常小心翼翼的解釋。


小如當下心涼了一半,她明顯已在崩潰邊緣,卻還是在壓抑自己的情緒,勉強微笑著。我很認真的告訴她,想哭就哭,別壓抑。她這才不讓笑容掩飾悲傷,讓眼淚流了下來。


知道前男友想法後的她,或許還是不免抱有一絲希望吧,畢竟是一段曾經長達四年的感情,已經深入彼此的生活與心裡了,根扎得越深,連根拔除時越是困難,一旦拔除勢必是四周土壤都免不了毀壞。拔除感情上的根,免不了遭到毀壞的就是早已被對方盤踞的一顆心了。


總要決定下一步該怎麼走,不論現在是如何的沮喪。「我們來問問看這段感情是分開好,還是繼續好,好嗎?」小如勇敢的同意了。


開牌結果則是,分手後小如會一度非常不知所措、非常難過,可是最終會走出來。因為出現了杯五,還有塔。而她走出哀傷的方式,必須是讓自己情緒釋放,將所有不愉快的能量釋放出去,簡單來說,就是別再壓抑任何感覺了,想哭想罵想發洩,都放膽去做。如此才能清空自己的負面能量,讓身心保持平衡。


如果是繼續這段感情,局面仍然不受控制,這會使她對自己失去信心,非常的無力,付出得不到收穫,過去的感情狀態一再循環。即使關係有好轉也只是暫時的,仍舊會是分分合合的狀況。


說實話兩種選擇都不好過,但是,事情能有變化、有進展,能因失去而重新獲得,總是比同樣的狀況一再循環來得好。


看著牌面,我感覺到小如的缺乏自信,便告訴她:「不要擔心沒有新對象,你一定會有的,要有信心。」


連牌都還沒開就跟人家保證一定會有對象,我也不知道哪來的信心。但我就是覺得,每個人都會遇到更好的對象,只要你願意放棄一段不值得的感情,清空這個位置等「他(她)」來。當然,還是有時間早晚的問題,也許有的人會比較晚,那就要耐著性子尋找與等待了。


若是不占卜,我也不知道小如是屬於正桃花早來還是晚來的人,所以小如擦去眼淚後,我們開牌問了「半年內會有對象嗎」。


結果是有的(灑花),「有一位很願意給她承諾的男生會出現,只是決定權在你自己,你會自己做出適合的決定,我相信不管你做什麼決定結果都會給你帶來希望,因為星星出現了。」我指向結果的「星星」牌說道。


這時小如突然很擔心的問:「是認識的人嗎?」


我請她抽兩張牌。「不是,新認識的,還在茫茫人海中喔。」這麼一說,她彷彿放心一點,表示現在有個男生在追她,可是她不喜歡這個男生,覺得有點煩人。


「萬一新對象是這個男生怎麼辦?」小如好擔心。不用擔心的,因為你會做出適合的決定,但一定要先相信自己的感覺,相信自己有決定權,而不是相信「他就是新的對象,那就算我不喜歡我還是得接受他」的命定論。


星星牌的出現表示這次生命是要給你帶來快樂與希望,你只要相信自己就對了。


最後,小如在最後五分鐘主動要求問了一個問題: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感情,才會比較順?


這個問題非常有建設性,它能幫助小如檢視在感情中可以做什麼樣的改進。


「首先,在談戀愛的同時,也要讓自己能獲得家人、朋友的幫助,讓自己從旁獲得快樂與力量,讓自己更有信心和力量去處理感情中的問題。處理的方式不需要強硬或像是作戰般的,反而是要柔和而堅定。」接著,我看著再度出現,而這次卻是逆位的塔,跟她說:「有任何情緒別憋著,讓它釋放出來,一點一滴的也好,有任何不安也不要隱藏,或壓抑,讓自己面對這些不安,然後去處理掉。一旦走入一個穩定的模式後,也不要怕這個模式崩毀。」


小如此時突然指著「塔」問:「所以以後也會發生這種事囉?」


「不一定,只是說如果遇到感情不得不打壞重造的時候,要勇敢打破。」小如聽完,似懂非懂的點點頭。


由於下一位客人已經在後面等待,我們便迅速的結束了這個問題。


 


那晚回去後,我對於最後一個問題草草結束感到不安。好像還沒善盡責任似的,就結束了一個問題。我反省過後決定,下次再也不要趕時間了,寧願讓後面客人等個三分鐘,也要好好的把最後一個問題作個總結。下次一定改進!(跪)


果然,最後一題留下了一些疑惑給小如。事後我聽居中的朋友說,小如一直很在意占卜結果,擔心在占卜中一直出現的「塔」,是不是表示未來也會遇到同樣的事。


那麼,我勢必得在這裡負起完全的責任了。先讓我解釋一下「塔」這張牌。


忠實的讀者(自以為有)可能會記得,我曾在「塔羅占卜,How?」一文裡提過,塔是「見之驚恐排行榜」的亞軍,一般人對於這張牌的印象都不是很好,畢竟看到紙牌上畫的是黑壓壓的夜晚,一座塔被閃電擊中,一男一女哀嚎著掉落塔外,誰也不會對它有好印象吧?


的確,塔一般來說代表意外、突如其來的災難,但仍是要看配牌(其他搭配出現的牌)。有時,塔指的是我們將舊有、已不具存在價值的模式打破,就像是拆除掉違章建築一樣,讓這種危險、不宜居住的東西先行崩解,才能重建更適合人住的新屋。生活中有許多負面習慣、想法或行事模式都可能像違章建築一樣需要被拆除,但是人嘛,總是喜歡待在久居的住所才有安全感,不論它好或壞。所以我們通常會抗拒拆除,只為留在令自己安心的舊有模式裡。自己無法下決心革除,於是,生命便幫你一把,給你一個意外或災難,讓你不得不打壞重造。


這種破壞,的確會嚇到我們,甚至帶來痛苦和煩惱。可是就長遠來看,它是在幫我們清除掉生命中不需要的東西,幫助你走出不再適合的住所,找到或重建更適合你的棲身之地。這種破壞,很可能是為了帶給你嶄新的境遇、開闊的人生。


回到小如的牌,第一次出現的塔,表示她需要讓情緒釋放,去除舊有的「壓抑習慣」,這種習慣對她而言只會累積負面能量,會使她走不出去情傷,所以應當革除。


第二次出現,也就是最後一題的塔,這裡的塔不見得是感情遭到破壞需要結束,而是提醒小如,因為個性的關係,她很容易走入一個安心的感情模式後就很難抽離,可是感情本身就是會充滿變數,當遇到變數時,表示舊有模式需要打破,需要做一點改變來因應,而不是去防止事情變化。比如說(只是比如不代表會發生啊小如,勿擔憂),如果男友突然接到公司通知說要調職到對岸,這的確是感情上的一個意外,若說以往兩人可以在台灣密集見面已經成為一個模式,小如可能就要想想,自己要怎麼改變去因應這個已經改變的外在情況,而不是害怕和男友分隔兩地,死命的希望他不要過去,命定的覺得這個意外是要導致我們分手的。一切都還有調整去因應變化的可能。如果自己的改變都行不通了,再去考慮最後的下下策。或許放棄感情是其中一種選項,但不是唯一的選項。如果嘗試各種方法都無效,那也許表示這段感情是有清除的必要了,也該勇敢的「拆除」它。


所以,最後出現的塔並非表示未來的感情多災多難,是針對你本身具有的個性和態度來提醒你,可以如何調整,讓自己面對感情各種狀況時更有彈性。


真心希望小如能別再為塔煩惱了,如果說想到塔,也請一併想到星星,它也出現在你的牌中,而且是感情結果的位置。讓我提醒你它的牌義:對未來充滿希望和信心,明天會更好。


豈止明天,明年和明年的明年都會更好啦!


2011年3月15日 星期二

Scene 3-2 第一步的力量

第三幕第二景。這陣子除了問工作方向之外,也越來越多人想瞭解:一再重複困擾我的狀況究竟是出自什麼原因?問題在哪我該如何解決?


 


那天坐在丹堤的我看看手錶,已超過預約時間五分鐘,但客人還沒來。就在我四處張望的同時,阿星學姐(沒錯,她又出現了)從門口進來,指向我座位後的一個女生,就是她,今天經學姐介紹要來占卜的客人──咩咩。原來已經在我身後坐了許久啊。


咩咩拖著疲憊的身軀移坐到我面前,張開兩角下垂的雙唇說道:「好像不能邊吃邊占卜呴?」「沒關係你先吃我等你。」我說。


看來是加班到現在才能吃晚餐。時間已經超過九點半了,加班族的悲哀。


在她吃飯時,我們先聊了聊她上班的情況。咩咩在建築師事務所上班,經常像現在這樣累了個半死,不用多說,光是看她的舉動和表情就知道工作得不太快樂。所以她在猶豫是否出國唸研究所,還是要繼續上班。如果是繼續上班也不會待在原公司,大概就是換間公司。但是出國的疑慮在於,她擔心國外生活的經濟不穩。


釐清問題後她也差不多吃完了,其實這中間不過五分鐘吧,可見她真的餓很久,呼嚕呼嚕就吃完了。很快地,我們開了這副二擇一的牌。


開牌後我說:「繼續工作的話,就算換公司你也會做得不快樂。因為你是很有主見的人,但你和老闆的想法不同,他的想法也不易動搖,就會變成你勉強妥協聽他的,可是其實你很不爽。最後你會覺得壓力好大,被人逼著作自己不喜歡做的事,讓你很苦惱。」


「對啊,像我現在老闆想做的東西根本就是垃圾,我在幫他做垃圾。」咩咩邊說還邊用手比出垃圾的形狀,大概是拱門或方形建築物一類的...垃圾。


「那出國唸的話,一開始比較多阻礙,可能旁人不贊成你去,而你自己也會懷疑這樣對不對。不過這是暫時的,你會慢慢發現這樣的決定才是你要的。至於擔心的經濟問題還OK,你本身會靠著節省而過得去,基本上錢是穩定、夠用,讓你覺得安全無虞的。」


其實這樣的牌面很好做決定,可能是念力夠強的關係,回答了咩咩最擔心的問題,也無形中給了她做決定的推力。


「嗯,我在想要今年出去還是明年去好。」咩咩已經做了決定,現在則是時間點的問題。


因此我們開牌問比較好的時間點。出來結果則是,今年也有機會申請到自己計畫內的學校,只是過程要等得久一點,可能比較慢接到通知。且要ㄍ一ㄣ一下,有點緊迫,必須逼自己該做的事趕快做,例如該補習趕快補。而明年也可申請到喜歡的學校(看來是更好的學校),但過程會辛苦,準備的過程一邊忙賺錢但賺不了太多,反而把自己弄得很累、心裡卻很空虛。而咩咩的確表示她明年申請的話打算先賺多一點錢。不過我根據牌面告訴她,錢其實賺得不多,可以不用這麼累。


總而言之,今年明年申請都有學校可唸,只是過程都辛苦,甚至她會有不想努力的狀況。為什麼都會辛苦呢?我心裡產生了疑問。於是我檢查了一下牌面。目前的狀況是杯侍逆。


「你是不是對唸研究所不是很有興趣,沒有很喜歡?」我問。


「對啊,」幾乎是零點一秒回答。「我做什麼事都沒有很喜歡,這個也是。」


那難怪了,因為不喜歡所以做起來沒勁,就會相對的感到辛苦,也會不想努力。


「都沒有什麼事是你很喜歡的嗎?」


「通常是一開始很喜歡,就會每天去做,做到後來一點都不喜歡了。我是非常極端的雙魚,只有這條跟那條,沒有中間地點。」喔,聽起來好有個性,只是這樣的個性會使她容易失去對事物的熱情,生活處在情緒極端起伏的狀態,一下高漲、一下消沈,其實很累的。


「好像應該要解決一下。」咩咩輕輕脫口而出這句話。既然她已有意願要面對,我便替她問了「如何解決這個狀況」。


牌一翻,驚。杯侍逆又以好朋友的姿態出現了。這次在「問題」的位置,再次驗證剛剛我們所說的,「極端的好惡變化使得她對事物的缺乏興趣」就是她現在的問題。


用白話來說,就像小朋友喜歡上一個新玩具,每天都一直玩這個玩具,久了生膩便再也不想碰它。然後看到另一個新玩具又很好奇地開始一直玩,久了一樣被打入冷宮。「玩,膩,丟」的模式一再循環,最後永遠都不會有玩具能讓他保持興趣了。


咩咩大概就是這個比喻的成人版。這會讓她沒辦法培養出持久的興趣,可是「興趣」在人的一生中是多重要啊,它是生活中「開心、放鬆」的重要元素呢。


難怪咩咩的嘴角始終下垂了。趕快來看如何吊起她的嘴角。


牌的建議是「有限制的自由」,意思是,一開始喜歡的一樣可以去做,但是要有節制。必須靠意志力來控制自己一直沈浸其中的衝動,把自己拉回來。這就是「戰車」要告訴她的。


我繼續解釋這張牌:「我們會有本能的衝動想要做什麼,就一直往前衝,可是太過奔放可能導致不良的影響。所以要用你的自我意志來駕馭這些本能,把它發揮到最好的方面。有時候掌控自己的本能很重要。」


咩咩自己舉了一個很好的例子:「就像該睡覺的時候還是要去睡覺,像我昨天為了看電視看到一點多。」


哈哈,沒錯。真好的例子,大概就是這樣從小事做起吧,控制住想看電視的衝動,限制自己這方面的自由,好讓自己得到更多睡眠和健康,才不會讓本能的衝動壞了身體。


延伸來看,要是能控制自己的衝動,不一下就把對事物的喜好消耗殆盡,對事物的興趣反而能持久。是吧?


 


接著,似乎像是要一次把疑難雜症通通解決掉,咩咩開始努力的在腦中搜尋其他困擾,好在此開牌來得到建議。


「還有,我老是把自己搞得很累。」哪種累呢?已經不是那種加班的累而已,加班只是一部分,另一部分疲憊的原因在於,她總是將事情攬來自己做。


「為什麼呢?」我問。


「反正交給別人做最後也是做不好需要我來改,那還不如一開始我就自己做。」是的,咩咩這個想法從工作延伸到日常生活,下了班還要自己開團合購,把商品一件一件交給別人不說,自己家的冰箱還得特別空出來才有足夠容量放進合購商品,最後整個冰箱放的都是團購食物,俗稱我家就是你家,我家冰箱就是你家冰箱。


可是說實話她會累啊,還是想知道有沒有辦法改善這個狀況。為了探查根本原因以便解決問題,我們開了牌。


出來的牌很不可思議(我會這樣想表示預先有些成見,這點很不可取要改進),我補了牌仔細確認後,才開口解釋:


「問題在,你對人太好了。」似乎是觸動了咩咩心裡的感覺,她嘆了口無聲的氣。


「你希望事情能做到最好,想奉獻自己來幫別人,可是其實你也在意得失,當別人並不覺得你做的事有什麼的時候,你又會失落。如果要改善,牌的建議是衡量自身的能力,選擇放棄其中一些,因為你已經在邊緣了,如果什麼都做反而效率不好,事情反而不能獲得最大效益。這樣就違背你當初的美意了。」


「而且,」這是我覺得最重要的,「不要再用這些事情來證明你的能力。你的確有能力,不需要靠它們證明。」


「嗯,那我也不用勉強一邊工作了。」咩咩立刻聯想到剛剛的出國前計畫,也算是運用得很快呢。


「的確,如果衡量一下存款夠用的話是可以不用這麼辛苦。」為了幫她做出不後悔的決定,我提醒她將經濟因素列入考量。


底牌是杖九,顯示咩咩喜好挑戰、享受忙碌的心態。她說沒錯,事情做完累斃攤在地上確有種滿足的感覺,不過我仍是提醒她,體力負荷有限,也別太勉強較好。


時間剩下不多,咩咩繼續思索可以問些什麼問題。我告訴她,挑一個目前最重要、最困擾她的問題來問吧。


想了一下,她堅定地說:「我想問我和我媽的關係。」


咩咩和媽媽之間的相處,比較是硬碰硬,兩人個性很像,屬於直來直往型,但兩個都太直的時候,常惹得對方不開心。咩咩便常因此覺得媽媽很煩,咩咩直一點媽媽覺得是在針對她,於是咩咩選擇不說話,媽媽又覺得她不理她,怎麼回應媽媽都不滿意。


這次問的是比較詳盡的建議。牌面出來後,我向咩咩確認了媽媽的個性,開始解釋:


「你一直都用同樣幾種方式對待媽媽,即使這些方式無效。」


「對啊,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。」


「你們完全不能硬碰硬,她也衝你也衝結果就是吵起來,建議你如果她衝起來,你要放慢腳步,不要第一時間回應,先忍下來,不容易但試試看,讓自己穩一點不急著反駁。然後事情過後再去回想剛剛媽媽說的話,你會知道她其實沒有惡意。」


「已經是時候要當大人了。」這句話似乎正中紅心,不僅是咩咩自己身軀一陣騷動反應激烈,連一旁的阿星學姐也笑開懷,說道:「對啊你,不要再逃避了!」


「可是這樣比較省事嘛。」咩咩試圖辯駁。


又看了一下牌面,我以一種低沈的老人口吻叮嚀:「不要用工作逃避喔。」


「可惡!」咩咩內心想好的「逃生路線」就這麼被揭穿了。「哈哈哈被看穿了!!」阿星忍不住大笑。


哈哈,總之就是時間到了,該長大啦。已經有能力自己生活,就表示是個大人,也該以大人的成熟態度來面對家人了,不是嗎?


 


現在想想,咩咩要改變的部分還真多,需要費上許多功夫才能一點一滴達成呢。不過能從一點一滴開始就很好了,從零到一最難,就像走路一樣,走出第一步所需的力氣最多,但只要第一步開始後接下來的每一步就會輕鬆不少。


我們都需要的就是那第一步的勇氣跟力量。一起加油!


 別怕!跨出第一步!


2011年3月10日 星期四

Scene 3-1 親愛的,我該怎麼對你?

第三幕第一景。PART 1:「親愛的,你怎麼都不聽話?」當老師面對不聽話的學生都要氣到吐血了,該怎麼做?PART 2:「親愛的,我們該怎麼走下去?」這是不少人心中的吶喊,儘管內心無聲的吶喊不下百次,但面對身邊的那個人,常常是連一次都喊不出來。


 


坐在咖啡店等待的我,一轉頭,看見半張熟悉的臉──沒錯,是那十幾年不見的學姐育英,然而下半臉被口罩遮住了。瞬間有種攬鏡自照的感覺,因為我也是受病毒侵襲的口罩一族,於是當下形成客人與占卜師雙雙戴口罩的有趣畫面。


不過在此申明,天海已經從咳到無法入睡的困境脫離而重生了!現下無傳染危險,請人客勿擔心儘管來預約。


但!為什麼平平是感冒,學姐的聲音仍舊如此好聽,我卻變成了人妖?.......算了離題太遠,讓我們把鏡頭拉回學姐。接著(好突兀的轉折),坐下以後的育英學姐以一貫幽默的口吻敘述他的病情,諸如醫生以一副輕鬆自在的口吻告訴她「吃什麼都會吐,那乾脆不要吃」云云,這類一點都起不了安慰作用的叮嚀。然後另一位學姐阿星也姍姍來遲,不過事實上阿星早就找我占卜過了,此次只是陪客。


首先,育英問的是工作問題。她是一個老師,可是長期以來身體被學生氣得越來越差,正在考慮要不要換跑道,改走商業。牌面結果走商業是滿好的,似乎對她來說也是符合內心的召喚,能有不錯的際遇和發展。


可是,當問到商業這行該先考證照還是直接進入公司就職時,目前狀況的牌面竟然出現了劍三。


一開始我怎麼想都想不透,為何新工作結果已經不錯了,問到如何開始卻會有令她痛苦的情況發生?突然間,我腦中閃過她對學生的在意。


「你是不是還是對於無法好好教育那群學生感到痛心?」


「對啊,那群死小孩。還是會在意他們。」育英以氣憤的口吻說著。可是她其實對於孩子不能好好聽她的話是很難過的。


原來是因為不能從事她所愛的教育,貫徹她對孩子的教導責任而感到痛苦。可是根據牌面結果,繼續從事教育的話,學生的不受教卻會讓她漸漸失去對教學的熱忱。她曾經教過一個學生,因為自己沒好好上課又認真唸書而考試成績不及格,跟育英討價還價無效,就告上校方,說她教得不好,害她不及格。這樣的學生的確令人心寒。


「自己該上課不上課,我要怎麼給他分數?」對於正義感和道德感都很強的育英而言,這是不容苟同的。聽起來育英的堅持並沒有錯,可是感覺上她和學生始終有一種敵對在,而她總是得為了這種敵對而感到痛苦、挫折。我很想幫助她瞭解在「教育學生感到挫折」的這件事上,該怎麼面對或怎麼改善?


因此我建議她問這個問題。阿星學姐也很建議她問一問,因此育英也就答應了。


牌面出來,有趣。問題是杯二逆、建議是吊人逆。


我仔細確認後,開口說:「牌並不建議你妥協,你對自己理念的堅持是對的。只是,你和學生的確可以再親密一點,就是那個關係的平等,不要把自己太當作老師、太高高在上,反而是有點像朋友會比較好,這樣學生才會覺得你跟她是同一陣線,比較想聽你的。」


為了解釋得更清楚,我請育英再抽一張牌,結果是隱士逆。


「這張牌表示要回到上一張,」我從厚厚的一疊牌中找出「力量」給她看。「就是這張,力量。」


「力量牌畫的是一個女人溫柔的撫摸獅子的頭,獅子為什麼會甘願給她摸,一點反抗也沒有?因為女人是順著獅子的毛摸,這種溫和的能量才能真正的馴服獅子,產生無窮大的力量。所以女人的頭上有一個無限大的符號。」解釋完牌的意思,我相信育英是懂得我在說什麼,只是對她稍微提點:「對學生也是一樣,強硬反而引起反彈。」


育英點頭,我感謝她願意聽進去,即使可能無法立即改變。


 


對於學生的問題大致如此,還有另一件事情是育英非常想問的,就是結婚。話說,她是已經去看過婚紗、比較新祕、做了各種前置工作,但一旦有人問起何時結婚,她卻只能回答:「結婚?人咧?人在哪?」


不是沒有男朋友可以結,而是不知道這個男友「堪不堪」結。


據說,目前男友沒有工作,也不打算工作。比較有意當個家庭主夫這樣。其實如果夫妻雙方你情我願的話是沒問題,不過,育英不太能接受男人比自己還沒上進心,而育英平常不太管事的爸爸,竟然也會叨唸起育英的男友,可見得男友的確有點誇張。


本來育英想問「男友適不適合結婚」這類的問題,但是我告訴她,這種問題太主觀,什麼是「適合」?你的適合和別人的適合可能就不一樣了,說不定對有的人來說能常吵架才適合呢!(不是開玩笑,有的人真的需要這種刺激)總之,該問的不是「適不適合」,我建議他問的是:男友近期可能轉變嗎?希望能替育英從中找到一絲結婚的希望。


希望一定有,可是不一定是我們目前能看到的,也許在此處,也許在還看不見的他處。


牌面打開,看來希望是在他處。男友不是沒有野心的人,他也希望自己能有一番作為,能賺錢、能有份好工作,可是他不會付諸實行。今年他還是會得過且過,不太有改變。奇妙的是,在過去的位置出現杖王,表示他曾經經歷一段意氣風發的日字,但是後來就一路低靡、頹靡不振。


我請育英補抽牌,問問如何和男友溝通使他有上進心。杯十逆、杖六出。


「讓他知道,結婚是你們的目標,如果他沒有振作一點,這個婚也結不成了。」至少如果男友在意他、想跟她建立家庭,我相信這樣表明立場會有用。


此時,阿星學姐開口了,她對育英說:「你要不要問問怎麼跟男友相處比較好?我覺得你們的相處有問題耶。」跟育英熟識十多年的學姐出此建議,可見得應有開牌的必要,所以我們開了這副牌。


這副牌是今天最有趣也最到位的牌:教皇、杖三逆、皇后。


我對學姐說:「如果你要對他付出的話,就不要在意回報。」


「對,我會在意。這方面我還滿計較的我知道。」


「嗯,建議你多一點包容,這不是說要你包容他所有行為不論好壞,而是那種『放手讓他去成長』的包容,皇后是大地之母,她就在那裡用她的資源滋養萬物,提供他們所要的讓他們自由發展,不干涉,等你需要回來的時候,我也在那裡等你。」


「就是說,給他發展空間。你會習慣帶領他,你喜歡教育教導別人,不過他不一定喜歡。」


我又把育英切的底牌拿出來:錢六。我指著錢六對她說:「你習慣抓住主導權,給他他要的,他就會聽你的。你會因為這樣而感到安全。」這時我看到育英用力地點點頭。


「不過這是會有副作用的,他可能就因此覺得,『好吧既然你都會給我,那我幹嘛找工作?既然你都會你這麼厲害,我也不用努力了,反正我就是比不上你。』有這種想法的話,就很難上進了。」我想,我們找到了問題的最核心。


「對啊,」阿星學姐說:「我覺得他不是那種可以被踩的人,他自尊心很強。」阿星學姐也認識育英的男友,因此有感而發地說道。原來過去那張杖王不是沒有原因的。他還是希望自己是個國王,有自尊的國王。


這時候的育英學姐不像剛見面時那樣雀躍多言,反而是已經沈澱下來,似乎在思考消化這一切。


不要緊地,沈默很好。原本看不見的希望,就在此處現身了。


 


該怎麼走下去呢?多少對情侶遇到這樣的問題。找到化解僵局的關鍵,即使改變不了對方,也有走下去的機會。可是,一定要誠實,像育英這樣願意面對自己的真實感受,就是非常正面的典範,不愧是為人師表。誠實是第一步啊。


接下來育英就要好好開跨(開胯?)第二步了。學姐加油!


 


 


2011年3月2日 星期三

Scene 1-3 找出生命中的美好

第一幕第三景。最近不少人來找天海,都是為了人生方向何去何從的問題。今天就來告訴大家其中一個故事,當你走到某個人生轉捩點時,可以怎麼做?


這是一位戲劇系的學妹,安安。從以前就曾經聽她說過對於畢業之後的出路感到迷惘,如今已畢業,終究得面對這個重大的人生關卡,脫離學生身份,選擇一個新的身份進入社會了。


可是,我想唸過戲劇系的朋友們都知道,「戲劇」本身雖可以運用得很廣,但在一般業界的「觀感」上不甚有實用性,除非是相關行業:舞台、電視、電影等。然而,要在這些相關行業中佔有一席之地,不熬個十年半載,是看不到什麼成果的。這一行,靠的是實力,也是耐力。(撇開運氣不說,有運氣也不知道它何時會來,耐力不夠說不定還等不到運氣來的那一刻。)


當然,這一切最基本的前提都是「熱情」,你愛不愛這個工作。愛越多,耐力越強。(也適用於男女關係喔)


安安就是面臨著多數戲劇系畢業生的問題。在學校的她表現不錯,幾乎戲劇的每一個部分都有所涉獵,若說要拿其中一項發展,那當然是最擅長的主修(為保護當事人不便透露其主修),但是其實做了四年下來,她發現自己並不喜歡這個主修,做起來並不快樂。


一件做起來不快樂的事,如何下定決心拿來當作生涯規劃呢?


安安這次想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,對於一份不大具有熱情的工作,她想知道是否還有眷戀的需要。


 


「你怎麼了?」從洗手間回來,我一邊坐下一邊關切她的近況。


「唉,你也知道畢業了嘛...」安安以一種看似豁達的口吻說著。


「啊,我懂~了然於心!」接著我們閒聊了一會兒近況,我才問她:「所以想問的就是接下來的工作?」


「嗯...大概就是.....我也不知道耶........」可是接下來的安安在闡述她的問題時,腦中有許多混亂的想法在打轉,說出的字句不成字句,話與話之間沈吟的時間遠多於一句話的長度。看得出這幾年來她的迷惘已糾結成一團難以解離的毛球,一時之間要開口來梳理闡明,對她而言實在困難至極。


不過總而言之,是想知道是否有留在劇場的必要吧。如果沒必要,她該去哪裡?(這些是我根據她瑣碎的言談中盡力整理出的結果。)


因此,我建議她先問,如果繼續待在劇場一年,會有什麼發展。看看這中間能否有新的轉機。


安安對於這個問題沒有特別興奮也沒有反對,似乎就是「別無選擇,也只能這樣問問看了」的心態。


牌抽出翻開。底牌是杖二逆,顯示她在這個領域感到沈悶、不耐,想要找新方向卻又下不了決心,難以展開行動。


再看看其他牌面,我說:「其實你對這一行還是有喜歡的,只是你的熱情沒有多到願意為它吃苦忍耐。繼續待的話一樣會有卡住的狀況,好像怎麼做都沒有辦法如你意,始終有種自己做得不夠好的感覺,雖然其實你是做得不錯的。」


「而且你對這些所參與的劇場作品也都不太滿意,會覺得他們怎麼可以把作品搞成這樣!」 


「唉,真的。」安安都想順勢提起對作品的抱怨了。


「不過,這一年待下來,你會突然發現自己的熱情所在,而有新的計畫出現。到時候就會重新燃起活力,投入妳的新計畫中。」


「是喔?」本來有點心灰意冷的她,音調稍微提高了一些。


這已經是不錯的轉機了。不過,畢竟還是有點久的事,還要捱將近一年才會發生。對於現在茫茫然的她,大概遠水救不了近火,難以真正提振她的信心。


看得出安安周遭還有濃重的迷霧未散,我問她,是否有其他方向可以考慮?我們來問問看。


躊躇了一會兒,安安才勉強說出,「電視圈吧。」


雖然安安並沒有很想知道如果去電視圈發展會如何,但我覺得既然有方向就不妨問問看,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可能的機會。因此我還是替她算了這個問題。


牌面出來,咦,不錯耶。


而我也知道安安為何沒有很想問此問題了,底牌是錢后逆,表示她對於進入電視圈非常沒有信心,根本不覺得自己會做得好。


「比待在劇場更好喔。」我說。


「真的假的?」這次的音頻大概有高八度左右了。


「真的。妳有能力可以能掌握得滿好的,也會喜歡工作,至少做起來會滿足、開心,而且能靜下心好好學習。只是要小心容易因為遇到挫折就猶豫不前。」


在那瞬間我彷彿看見強烈的希望之光在她心中蔓延開來,整個人突然有了光彩。


又仔細研究一下牌面,我問:「妳是不是已經放棄了一個機會?看起來妳原本有個機會可以進去,但妳放棄了。」


安安回想回想後說:「喔之前某學姐有問我要不要去XX電視台接一個case,但我當時就是想,唉不知道,就沒有想去這樣。」


雖然安安沒有明講,但從牌面可以知道,當初不敢接是因為自信不足。


「再抽兩張。」我請安安補抽牌。翻開這兩張後,我說:「先前這個機會要再爭取已經很難了,不過以後還有的是機會,接下來好好把握就好。」


「嗯,沒關係!再找就好!」已經知道自己有新方向可追尋的安安,也不太在意過去錯失的機會。


看到安安找到新方向而露出的笑容,我心裡著實欣慰。接下來似乎也不需多言鼓勵,安安應該就會自己放手一搏了。


 


還好,當初有執意堅持問這個她並沒有很想問的問題。說是直覺也不盡然,就只是覺得,如果有可能的選項出現就不要輕易放棄,只要問問看,就可能發現隱藏在其中的方向。站在客人的立場則是,反正錢都花了,不問白不問啊。(俗又有力的道理)


感謝安安帶給我這次占卜的經驗,讓我確信這個理念:在人生轉捩點時,任何一個可能的選項都不要放過,如此一來才有找到適合方向的可能。不要害怕嘗試(不論算牌還是付諸行動),否則只能落得留在原地哀嘆舊生活的份,永遠都跨不出去。


生命本是充滿希望,永遠有更美好的部分在等著你找到它。別浪費了那些美好的存在。


恭喜安安找到那份美好,不過美好不代表完美,仍要努力克服阻礙才能持續享有美好喔!加油啦~


希望之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