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防疫措施公告】

1.現場諮詢或療癒,我都會戴口罩進行。也請前來的個案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於諮詢過程戴上口罩

2.一直都有的遠距視訊諮詢/療癒,歡迎多加利用。(遠距視訊服務從好久以前就開始囉,現在正好非常適用)
  
3.上半年
開課計畫皆取消,下半年視疫情狀況開課。

  
知道大家都辛苦了,不過剛好可趁這個時候練習照顧自己的身心靈,沉澱下來了解自己、調整身心狀態,或許是老天給我們轉變的契機。


2011年7月27日 星期三

Scene 2-9 真正的愛

關於嗔,關於怨,關於佔有。關於是,關於非,關於對錯。一切無非關於,一段束縛多於愛的兩人關係。


 


雪莉靦腆的與我相認後,在我面前坐下。她直呼緊張,或許除了對於占卜的不熟悉外,更緊張於要面對接下來的真相,並做出決定。


一段為期不短的戀情,面臨了一些問題一直未能解決,但也是走到現在了,應不應該結束呢?


在還不是很清楚她的狀況之前,我打算先為雪莉開牌問未來的發展,想藉此判斷兩人出了什麼問題。


開牌後,我研究了一下牌面告訴她:「你們未來半年還是會繼續在一起,感情不會降溫。可是兩人的經濟基礎不穩,而且還沒有覺得非對方不可。即使再喜歡,都還沒打算定下來。」


「喔,沒錯,經濟超不穩的。」接著雪莉解釋,她男友跟她是遠距離,她覺得每次都是自己在連絡男友維繫感情,但男友感覺上沒有很在乎她,讓她開始懷疑繼續維繫這段關係是否值得。這樣感情不上不下的日子拖了許久後,她覺得是時候做出決定了。解釋的過程中,雪莉的情緒隱隱波動著,連話都說不清楚,彷彿受了極大的委屈,必須按耐著這些痛苦才能拼湊出事情原貌。


我想她非常需要瞭解男友在想什麼。接著我們便開牌問男友對她的心態。


開牌後我問:「他年紀多大?」


「比我大十五歲。」


「可是他的心態非常『年輕』,甚至可以說有點不成熟。他知道你們的關係有問題,但迴避不去面對。而且他的個性有點理想化,還不想在感情中扛起責任。所以他是喜歡你,但不到可以成熟負責的地步,更不要說主動改善關係。」


「他是,非常理想化。所以他到現在經濟還不穩定。而且他真的都沒有想改善。」接著雪莉告訴我,男友在跟雪莉在一起之前,曾經喜歡一個女生,可是那個女生對他沒意思,只好作罷。而後,雪莉與男友越走越近,就在一起了。至今雪莉仍非常在意那女生的存在,因為後來男友還是會和那女生見面,雖然是一群人一起。更令她生氣的是,男友覺得根本沒什麼,是她在無理取鬧。可是雪莉只是希望,男友能多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。


 


目前為止我們都是把矛頭指向雪莉的男友。批判對方總是容易的,把問題歸咎到對方身上也是容易的,但光是這樣無法解決問題。關係是由兩人(甚至以上)共同組成,問題絕非單向造成,雙向來回才會把問題越滾越大。因此不能只是指責對方,也要看看自己在這段關係中是怎麼「滾」出問題的。


我建議雪莉開兩人關係牌陣,這牌陣會包含兩人的心態以及建議做法,對於釐清一段困難的關係是很有幫助的。


果然,牌陣中看來,雪莉也有自己的問題要處理。


男友的心態是得過且過,在關係中比較想維持自己的空間,不想被雪莉打擾,所以算是消極的。雪莉跟男友比起來稍微積極一點,可是那只是在關係連繫上,說到解決問題她也沒有多積極。對於這段關係她有許多不滿意的地方,怎麼想都不夠好、不對勁,然而,她並沒有把思考的重心放在「找出有問題的地方並想辦法處理」之上,而只是專注在不滿足的感覺。說白一點,就是缺乏自我反省與自我改善。也難怪兩人的關係一直都卡在同一個問題上,沒有絲毫進展。


至於建議呢?除了放下一些對男友的期待之外(看來理想化的不只是男友,雪莉也是),最重要的是真正的溝通。


為什麼強調「真正的溝通」?難道有「虛假的溝通」嗎?


有的,比比皆是。我講我的,聽完你講的也只是聽完罷了,並沒有聽進去,在還沒有瞭解你的立場跟感受前,又急著表達自己的立場跟感受,結果就只是持續的僵持不下,或淪於表面的妥協。只想讓對方知道我的想法,卻不去理解對方的感覺,這就是「虛假的溝通」。


這就是為什麼人與人之間的爭執總是剪不斷理還亂,因為我們都以為自己在溝通了,但其實沒有。


放下自己的成見,放下心中所謂的「應該」,你才能在心中空出一個位置,去接納對方的立場。等你做到了以後,會覺得輕鬆很多,因為你將成見放下時,也把長期以來束縛著自己的執著放下了,關係的鎖鏈因而有所鬆動,不再只是相互拉扯牽制。你會突然鬆口氣,發現眼前的關係還有很多成長的可能。


為了鬆動雪莉和男友的鎖鏈,我向她說明什麼是「真正的溝通」。她一邊聽我說,一邊會心地微笑、點頭,像是承認自己的確都是在「虛假的溝通」。我又進一步告訴她,完整的溝通就是聽懂以後互相讓步,你讓一點我也讓一點。而且與其先要求對方改變,不如先要求自己。自己先讓步了,對方才有讓步的可能。


 


時間差不多到了,但雪莉仍在沉思游移。我問她還有沒有想知道的,像是自己對男友的心態。雪莉驚呼:「你怎麼知道我想問這個!?」倒不是我有讀心術,而是其實問來問去,都是這些問題嘛。


但雪莉隨即又說:「問這種問題會不會很奇怪?好像我連自己在想什麼都不知道。」


「不會,並不是每個人都對自己覺察得很清楚,如果能用占卜來釐清自己的感覺、瞭解自己,也未嘗不是件好事。」我說。


解除了雪莉的疑慮後,我們就開牌問「雪莉對男友的心態是什麼」。


翻開牌來,說訝異也不會太訝異。這個心態從剛才一路占卜下來其實可想而知,但牌的一針見血還是讓我吃了一驚。


「與其說你愛他,不如說你把他視為自己的一部分,在佔有他。」我說。


錢四和惡魔牌都出現,我不得不說她是在藉由控制對方得到安全感,因此她會覺得感情令她不滿足、沒有進展,無非因為她不能如願的控制對方行為,而缺乏安全感之故。


「另外,與其說你希望他多重視你,不如說你希望他把你當成公主般對待。」然而,男友是比較具有自己步調的金牛座,不容易受對方影響而改變自己(白話的說就是頑固)。所以要男友按照她的希望行事、對待自己,簡直是緣木求魚。


雪莉默默的點頭,臉上出現了「我知道自己是這樣,但也無可奈何」的表情。


我繼續說:「你的確已經把他當家人了,他可以讓你心安。不過,你似乎是用負面的家人關係來對待他。」


「什麼意思?」雪莉不解。


我進一步解釋:「通常我們對待家人會有正面和負面的方式。我們會關心、照顧家人,在意家人的安危,在意他們過得好不好,這就是正面的;但我們也會認為家人的付出是理所當然,有做到很正常,沒做到就是他欠我,還希望家人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動來確保自己的安全感,這就是負面的。你對他,比較偏向負面的喔,有比較多的要求,但欠缺貼心的照顧。」


雪莉瞭解地點點頭,然後說:「那我還想問一題,我想知道要怎麼照顧他,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做,有沒有比較具體的做法啊?」


「好,我們來看看。」接著我們開牌。看著開出的牌我心想,原來這樣也是一種照顧方式啊。


我告訴雪莉:「簡單的說,把自己顧好。」


「喔~原來這也是一種照顧。」雪莉隨即就懂了。


「沒錯,你要真正的獨立,才不會依賴他,需要他做什麼來給你依靠。這樣就能減輕他的負擔,是一種反向操作的照顧方式。而且,不要太強勢,太想推動他怎麼做。」


「喔。」雪莉不好意思地笑笑,心裡大概是想:「我真的會這樣耶。」


我不禁想到,有些父母愛孩子、照顧孩子的方式,是要求孩子按照父母覺得最好的路來走,父母以為這樣是為孩子好,殊不知這樣對孩子非但不好,反而可能是有害的。因為孩子自己的喜好和從跌倒中成長的機會,都因此被抹煞掉了。真正的照顧,應當是適時的放手。真正的照顧、真正的溝通,才能提煉出關係中真正的愛。


寫到這裡,我自己都覺得,關係真是一門很難的學問啊。


這段感情該分開還是該繼續,雪莉直至最後都無法做出決定。可是從她會問建議看來,應該還是有打算繼續經營的。而我給她的意見也是,先試試看做些改變,真的連改變都無用,再來考慮放棄吧。


 


關係中出了問題,通常是自我檢視的好機會。雖然第一時間感覺自己很辛苦、很委屈,可是等感覺淡化之後抽離出來看看自己,是不是也看到了一些改變的契機?檢視過雪莉的心態後,現在回過頭來看她的委屈,似乎也不是那麼委屈了。如果雪莉也能這樣重新看待自己,依照建議從自己改變來改善關係,我想,一切的怨與恨都會煙消雲散。


 


不,應該說,由愛扭曲而來的怨與恨,最後會回復原貌,重現最純粹的愛。


 


真正的愛.jpg  


2011年7月21日 星期四

Scene 3-7 雙重人格?

在一連串的占卜之後,只剩下最後一點時間了。我問志剛還想知道什麼,他短暫思忖後,問了一個幾乎沒有人問過的問題:「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。這可以問嗎?」大概是突然知道自己有兩種人格,開始迷惘了。「可以,沒問題。」我邊回答他,邊將牌裡的宮廷人物牌都抽出來,準備以十六張宮廷牌來占卜。……


 


 


這天是周末,公寓咖啡店內充滿假日的歡樂氣息。我埋坐在令人慵懶的沙發中看書,等待預約占卜的王先生到來。


不久,門口的風鈴作響,我心想可能是王先生到了,於是抬頭一看。


「是你?」我驚訝地脫口而出。


「是的,我就是王先生。」這位「王先生」以自我調侃的語氣說道,身邊還跟著一位朋友。預約時他並未表明身分,只自稱姓王,但其實王先生就是【寵物與我】的配角小文。所以我才會如此訝異。


可是小文這次來並不是自己要問問題,他是替志剛——也就是身旁這位朋友——預約的。


志剛客氣地和我打招呼,便在我面前坐下來。


開始前,小文提醒我:「他第一次算塔羅,會比較不知道怎麼做,要麻煩你了。」一副把他不成才兒子託付給我的樣子。


的確是,許多第一次占卜的客人都會顯得不知所措,但這並不用擔心,我都會慢慢引導占卜步驟。


 


志剛想問的問題是工作。他目前是職業軍人,最近有想換工作的念頭,可是不知道適不適合。因為新的方向是以往完全沒有接觸過的室內設計,雖然有興趣,但連碰都沒碰過,不免會擔心。他原先的打算是先找個學校唸設計,學成再以此維生。


我心想,雖然也可以直接問從事室內設計的狀況如何,但要是學習狀況就不甚理想的話,能不能執業還是個問題。所以先看看學習狀況比較適當。


志剛同意後我們開牌。


「你有兩種人格耶。」我讀到的第一個訊息竟然是這個。


「啊?什麼意思?」志剛疑惑了。


「我看到你一方面能夠腳踏實地學習好室內設計,一方面性格又比較急,如果沒有看到成果就會失去耐性,想另外學其他東西。可是其實,這個方向如果能夠堅持下去的話,會發展得很不錯,只是需要時間。」我指著代表他兩種人格的「錢幣國王」和逆位的「權杖國王」兩張牌解釋。


我不禁感到好奇而問了他的星座,原來是摩羯座。「所以你會為了工作上得到成就而努力,發揮極有毅力的一面,這就是你錢幣國王的特質。可是在你星盤配置中應該有強烈的火象元素,所以又有權杖國王的急性子跟脾氣較差的一面。」


志剛想了想,點頭表示沒錯。可是對於工作該不該換這件事,仍沒個頭緒。因為學室內設計的狀況雖算是不錯,卻不保證未來發展會優於現職。


因此我們接下來便問:繼續從事軍職的話,未來半年的狀況會如何?


開牌後,我告訴他:「這份工作接下來比較是人際關係的問題喔。可能你比較不是那麼圓滑有關,所以和同事相處、合作都不是那麼愉快,你之後還是會猶豫要不要換的。」


志剛卻疑惑的表示:「跟同事處不好?不會吧?我覺得還不錯啊。」


為了針對他的疑惑做解釋,我決定先向他確認一件事:「你是不是在職場上權位比較高,比較扮演照顧者的角色,告訴人家應該怎麼做?」


「對!我是!」


「那就是了,你覺得比較好的做法,別人不見得認同。他們可能礙於位階而暗暗不爽,沒讓你知道而已。」


「對齁,那有可能。」


一旁的小文像是忍了很久終於抓到時機,翻了個白眼後對志剛說:「還說不會咧,我都不想戳破你了,怎麼可能處得好。」看來小文是有從志剛那邊知道一些狀況,瞭解他在職場人際上的真實處境。


「那,這看得出來我跟上司的關係嗎?」志剛問。


「嗯,你跟你上司是不是個性很像?」


「這個,是可以說神似啦。」挖賽用神似兩字,我都要懷疑他是中文系了。


「對呀,所以他也是比較直接要求不太圓滑的那種人。你們兩人都有所堅持,兩人都會不爽對方,但礙於他位階高你不能幹嘛,所以你會隱忍更多不爽在心裡。」


「嗯嗯對。」


想到他的人際關係,我又補充說:「所以,從你對他的看法,就可以瞭解你的部下是如何看待你的。」


志剛和小文聽了後倒抽一口氣,彷彿在做節目效果似的。


然而由於職業性質的緣故,要志剛改變做法去維持人際關係其實有點困難,就像小文講的,「難道警察在開罰單的時候還要客氣的說:『不好意思喔你違規了,可以麻煩你給我開張單嗎?』這也太卑微了!」所以就志剛所面臨的困難,目前還沒有個解套的方法。


於是,我替他做最後的二擇一比較,哪一種職業比較適合他?


現狀出現了代表摩羯座的牌「惡魔」,再次呼應他的個性。我研究一下牌面,告訴他:「現在的工作薪水很好、很穩定,可是也就這樣了,沒有什麼發展的空間。室內設計的話,你可以重新去獲得工作上的成就感,能感受到自己工作能力很好、更相信自己的能力。只是,這一行還有很多你沒看清楚的地方,有可能是你期待太高,把它想得太好,所以會有期待落空的感覺。你可能要先多瞭解這個領域,腳踏實地一點的學習。」簡言之,就是善用他錢幣國王的特質,多累積實力。


經過二擇一的比較,我看到志剛的神情較為篤定了。他輕快的說聲他懂了,似乎心裡已有決定。但我沒問,只要他能清楚自己的決定,這樣就好。


 


還有點時間,志剛說想問感情。志剛目前有個男友,不過據小文在一旁的透露,兩人似乎是有點問題。


話不多說,我們開牌問兩人半年的感情發展。


牌面又有權杖國王了,我確定這是指志剛。「大概就是會常吵,吵一吵又和好,和好後又會吵。可是你們感情很穩固,幾乎像家人了,所以不會分。」


志剛坦承他們真的已經很像家人了,可是又很容易吵架,衝突不斷。


「你是不是在面對他的時候脾氣比較差?」我心裡想的是,他只有在男友面前,才會把權杖國王的個性展現出來。


「嗯...對。」志剛有點難為情的承認。


「對,那是因為你平常都把脾氣較硬的個性壓抑下來,不讓身邊的朋友或不熟的人知道,所以這一面就會變成只在親密的另一半面前展現。而且不只你強硬,你男友也固執,就會形成硬碰硬沒得溝通,只有吵架。你們先前是不是經歷一段接近要分手的狀態?」


「對!」


「現在情況有好轉,可是你們還是沒有真正的溝通,只堅持自己想的,沒聽懂對方要的。」


這時小文有了疑問:「那你剛剛說他只在男友面前脾氣差,有沒有辦法改善?」


「有,」感謝小文提了這個問題,好讓我有機會進一步幫助志剛:「權杖國王火元素強,所以體內有源源不絕的能量需要抒發,壓抑過度、缺乏宣洩的管道就會能量扭曲變得脾氣不好。所以你可以多運動,讓能量得到適當的發洩。」


「我都不運動的耶。」志剛說。


「難怪脾氣差。」我一說完,三人齊聲大笑。


不過這個方法治標不治本,還有一個方法可以治本,只是比較難。


「或者,調和你的兩個人格。平常對外可以把權杖國王那一面多釋放出來一點,不要過度壓抑。」


此時小文對志剛說:「意思是如果你不爽的時候就直接呼我巴掌就對了!」志剛笑著說:「不要你那麼大隻,呼你巴掌太可怕!」


玩笑話說完,小文還是正經的問我要怎麼做,他們倆人都想知道更具體的做法。


我思考很久,想找到最容易理解的詞彙來解釋,最後終於想到了。


「主張自己想要的!」我說。


「喔這樣我懂了,」小文立即舉例:「就像如果看電影,你想看哈利波特就要堅持,即使我們都想看變形金剛。」


哈哈哈,小文舉的例子十分生動,大致而言是這樣沒錯啦。我繼續補充解釋:「總之就是表達更多『你想要什麼』的想法,不要太配合別人。你不講的話沒人知道你想。要是你把這比較自我的個性展現在他人面前有了抒發後,你就不會把所有壓抑下來的脾氣都一股腦往男友那邊發洩了。」


這種做法是人格的協調整合。我們每個人本來就包含各種人格,用以面對親人、情人、朋友等不同對象。有時一個人格發展過頭,是因為在其他對象面前過分壓抑。因此適時的調整抒發,會幫助這些人格取得平衡並和其他人格統合,避免其中一種走向極端。任何一種人格走向極端的話,對於關係都是弊多於利的。例如志剛的權杖國王性格極端發展,使得他在親密關係中過分主張自己的需求而忽略對方感受,兩人便總是爭吵不斷。


在一連串的占卜之後,只剩下最後一點時間了。我問志剛還想知道什麼,他短暫思忖後,問了一個幾乎沒有人問過的問題:


「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。這可以問嗎?」


大概是突然知道自己有兩種人格,開始迷惘了。


「可以,沒問題。」我邊回答他,邊將牌裡的宮廷人物牌都抽出來,準備以十六張宮廷牌來占卜。


我請志剛就像先前一樣洗牌、切牌,然後將牌交給我。依照我以往的習慣,把牌拿過來後我會先看問卜者切出來的底牌(只有我自己看得到),因為那表示他占卜當下的心態,可以做為解牌參考。所以我看了一下志剛切的底牌,驚訝的發現底牌又是「權杖國王」,但志剛完全不知情。此時我心裡想:「最下面一張,他不太可能剛好抽到吧。」


接著我把牌攤成一列請他抽一張給我。我看著他游移的手左右移動,最後伸向最下面一張的牌,把它抽出來交給我。


我忍住心中的激動,把那張「權杖國王」翻開給他看。接下來三秒,小文驚呼了一下,志剛和我則是沉默,空氣凝結。


後來是小文忍不住打破沉默問志剛:「你難道都不驚訝嗎?」


「驚訝啊。」志剛口氣平淡地說。


「他不是不驚訝,是習慣壓抑情緒。」我補充。「那,我還需要解釋這張牌嗎?」


「不用了。」志剛有如開始正視自己是權杖國王的事實,盯著這張牌不說話。接著我問,「那你想知道你在其他方面是什麼樣的人嗎?」


「好!」志剛毫不猶豫地回答我。經過討論,志剛決定問他在朋友面前是什麼樣的人。抽出來是錢幣皇后逆。


「你在朋友面前是個實在、可靠的人,在一群人中比較低調,但需要你的時候你一定會幫忙。不過因為是逆位,所以你的這些行為是源於你對自己沒信心,覺得必須靠這種低調、可靠的個性才能交到朋友。」我說。


志剛揚起嘴角肯定的點頭,但接著他又有疑問了。「我這樣會不會不好,很像雙面人,或很假。」志剛很怕自己是個糟糕的人。


「不會啦,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想讓別人看到的性格,這是很正常的。也有的人跟你相反,主要人格是比較內向害羞的,但為了避免受欺負,就選擇讓人家看到強硬的一面,把他個性中不多的強硬全部搬出來。但那些『你』都是真的,不只是面具。」


都是真的。但是必須坦然接受「他們」,接受、喜愛每一個面向的自己,「他們」才會和平共處,才會發揮最為正向的特質。


至剛聽了之後終於安心了,我想從一開始的占卜發現他有兩個人格時,他心裡就有些不安了吧。那多少是因為他的「他們」壁壘分明,被他誤以為是人格分裂的緣故。


 


你呢?你有如此壁壘分明的人格嗎?如果某種關係出了問題,或許可以檢視看看,是否那個關係中的「你」,過份發展了呢?


多重面向.jpg     


2011年7月13日 星期三

短篇特別演出——寵物與我

好久不見的特別篇演出。今天的特別篇特別在哪呢?在於占算對象的物種吧(咦)~沒錯,看標題就很明顯了,這次的占卜者要算的對象不是人,而是寵物。


客人阿強帶著他的朋友小文來找我占卜。阿強自己先前來給我占卜過,這次主要是引介小文來問一些問題。跟上回比起來,阿強顯得神采奕奕許多,和當時落魄頹靡的狀態天差地遠。我雖沒說出口,但心裡直想「真是太好了,應該過得不錯吧」。非常替他高興。


寫到這裡,大家是不是認為這次小文問的就是跟寵物有關的問題?


不是的,其實是阿強。為什麼呢?因為小文的問題不用一小時就問完了,阿強就來接手補滿時間XD


一開始阿強一直搔頭皺眉不知該問什麼問題,過一會兒他才靈光乍現,「問狗的事好了。」


原來他想要養一隻臘腸狗,但不知該不該養。當時他看到一間寵物店,櫥窗裡有三隻可愛的小臘腸犬,其中一隻讓他目不轉睛,特別喜歡。過一陣子去看,三隻變成一隻,但幸好,那僅剩的就是他最喜歡的一隻。


看來很有緣份喔。可是他擔心,接下來的時間他要準備國家考試,在這種情況下養這隻狗狗不知道會不會造成負擔?


看起來很像二擇一,養或不養的抉擇,但我認為,如果養狗的狀況比他想像得好,就不需用二擇一抉擇了。所以我建議他直接問「養這隻狗對生活造成的影響」。


牌面一出,我覺得好可愛喔。(以往只會覺得牌面「漂亮」,但問寵物就不自覺置換成「可愛」)阿強會因為照顧這隻小臘腸而感覺心靈平靜而充實,因為有牠,生活充滿正面能量,又能夠燃起衝勁,整個人充滿活力。而且有助於他和女友或他和家人的關係。


「嗯,我女友也很喜歡這隻臘腸。」阿強說。


「唯一的問題比較來自你自己的想法。」我繼續解釋:「有時照顧上遇到麻煩的時候你會比較情緒化,會覺得很煩很煩,可是這是你想得比較多、比較雜的緣故。不然其實,這隻狗給你生活帶來的都是正面的影響。」


「好啦其實,」阿強像是在坦承罪行一樣地說:「我之前有去擲筊,問養這隻狗好不好。通常擲筊是擲三次嘛,但我跟祂說,我只要擲一次,一次就要告訴我行不行。」


一旁的小文笑說:「你好大不敬喔,竟然敢強迫神明!」哈哈沒錯,跟我想得一樣!


阿強邊笑邊辯解:「我沒這個意思啦,只是覺得擲三次好像是多擲幾次總有一次會擲到聖筊,就不是真的可以的感覺。」辯解完他繼續說:「結果啊,我就只擲一次,真的擲到了聖筊!」


「所以啦,中國神明跟西方塔羅都口徑一致了,那你還在顧慮什麼呢?」我問。


阿強沉思了一會兒,問:「那牠好養嗎?」


「抽一張。」我說。


牌抽出來,是「世界」牌。於是我告訴他:「非常好養,牠跟一般的狗比起來算不皮的,很好訓練。」


這時小文開口:「你還不快下訂,要是被人家訂走怎麼辦!」於是阿強默默的掏出名片、拿起手機,聯絡店家。幸好目前那隻小臘腸還沒賣出,但已經很多人在詢問了。


 


說實話,在占卜當時我還有一個想法沒說出口。那就是,如果可以的話,請不要購買寵物,以認養代替購買。那些寵物店裡可愛的狗狗、貓貓,都是犧牲多少繁殖場的貓狗才換來的,如果見過那些在繁殖場被迫不斷生產的可憐貓狗們,有良心的人都不會忍心再購買寵物的!


說這話並不是要譴責阿強,而且我當時沒跟阿強說也是有原因的。因為我從牌面和他的敘述中感覺到阿強和那隻小臘腸十分有緣,若是他們真有緣份,也用不著硬是拆散他們,不是嗎?


所以,這篇的結論有二:


一、占卜是中西相通的。


二、想養寵物的話,請以認養代替購買。(大聲疾呼!)


 


謝謝大家。(幕落)


可愛臘腸狗.jpg      


2011年7月6日 星期三

Scene 3-6 關係課題

第三幕第六景,熟女的感情世界與各種關係。少了一些激情,多的是實際的考量,和一點點的複雜。


 


這天,我正在專心為客人占卜時,公寓的美艷店長突然打斷我,問我還要多久會結束,我瞥向店長身旁的一位客人,這才知道有位小姐臨時走進店裡打算占卜,而我專注到渾然不覺。好在店長和服務生們都會幫忙接洽臨時要占卜的客人,使我不致於分身乏術(鞠躬大謝)。和眼前的客人確認後,我表示再過十五分鐘就會結束,此後凱欣就坐在隔壁桌安靜的等待。


十五分鐘過去了,我請凱欣過來。她端正地坐好,像是要將心情收整好以免混亂一般,以理性而低沉的嗓音訴說她的困擾。


 


簡單的說,凱欣有一個男友,對方大她十多歲,她不知道兩人會不會有未來,值不值得繼續下去。


通常會有這樣的疑慮,表示關係中已有問題,或者,她不確定對方夠不夠愛她,是否真誠。因此我建議她可以問問看對方對自己的心意,也就是男友的心態。


我們開了牌。但奇怪的是,我在牌中看到一個矛盾點。男方確實喜歡她,認為凱欣就是他想要的對象,但這段關係卻帶給他壓力,他沒有辦法放心的跟她更進一步,步入結婚的階段。難道是另外有對象嗎?我不禁懷疑。


「他是不是有其他對象?」我問凱欣。


「嗯,他跟他老婆分居,現在還沒離婚。」


「那難怪了,看來他還沒有辦法讓他老婆知道你的存在,只有先隱瞞這件事。他會有壓力是因為他不敢讓老婆知道,卻又想不到解決方法,只能讓你們的關係先擱著,動彈不得。」知道對方老婆的存在,事情的原貌便拼湊出來了。


「所以他沒有其他對象囉?」凱欣有些擔心的問。


光看目前牌面是沒有的,但既然她想知道,我請她補抽一張做最後確認。翻開牌後,我篤定的告訴她沒有,她便鬆了一口氣。


想了一會兒,凱欣又焦急的問:「那,我需要給他什麼幫助嗎?」


「幫助?」我感到一陣不可思議,然後嚴正而堅決地告訴她:「這兩段關係都是他自己的選擇,他必須為自己的決定負責。不管是用什麼方式,都要由他自己來解決。如果連這種責任他都無法擔起,你跟這種人生活一定會很辛苦,那還不如不要。


凱欣堅毅的點了頭,似乎被我感染了那種「好好表現啊,老娘我可是能說走就走」的魄力。


除此之外,凱欣還有點擔心跟他小孩的相處。男友的小孩有三個,其中一個是跟著他住的。她和那孩子目前還沒有見過面,但如果兩人要往下一階段發展,勢必得面臨和孩子相處的問題。


因此我們開牌問,將來和那個孩子見面後,相處狀況如何。


從牌面看來,未來兩人交集不大,沒有什麼進展。雖然孩子心裡不是很能接受她這個「阿姨」,但還是會維持表面的和平,這和男友仍握有家中主導權有關。總之應該還是各過各的,各自在自己的安全範圍內,關係並不穩固。


「而且,這也跟你的態度有關,你會敏感於孩子的反應,一但有一點『可能表示與你敵對』的行為出現,你就會心生防衛。因為你對兩人關係太害怕、太沒安全感了。」我說。


「這也看得出來?」凱欣感到驚訝。


當然,塔羅占卜可以看到一些你自己多少有點感覺,但可能忽略的心態。占卜師就是要去解讀牌的訊息,轉知問卜者。而這次,我真的是有感覺到牌在傳遞訊息給我,說不清是語言或圖像,但我真的有感覺,而且比先前強烈。以往我通常是用邏輯思考去整理牌面意義,但這次經由感覺去接收到的卻比理性意識要多,或許當天能量特別不一樣,也或許開始要跨越到新的階段,究竟是何者還有待往後的觀察。


話說回來,凱欣若要和孩子好好相處,自己也要放下一些警戒心與防衛心,有機會的話培養一下共同的興趣,或許關係就會漸漸有所進展了。


接下來,凱欣問了些工作上的問題。內容繁多,在此就不詳述了。但從工作的狀況中可以知道,人際關係是她最大的絆腳石,就連自己接Case當SOHO族,也會面臨太過實事求是,而忽略客戶感受的問題。但工作中的「人和」是非常重要的一環,人家奇蒙子都不好了,哪還會願意跟你做生意呢?


 


最後,凱欣想問的是和媽媽的關係。


凱欣最近想搬出去住了,她看好了一間房子打算要租,可是媽媽下了最後通牒,告訴凱欣她真的很不希望她搬出去。凱欣想知道到底要怎麼辦才好。


我告訴她有兩種問法,一種是關係牌陣,能看出雙方的心態和關係發展,並會有一個簡單的建議。另一個是直接給詳細一點的建議。


「直接知道建議好像比較快。但你覺得哪一種問法比較好呢?」凱欣是急性子的牡羊座,想趕快知道建議是什麼。但她仍尊重我的意見。


「說實話是第一種比較好,能夠從兩方心態看出一些問題。」我回答。


凱欣接受了我的建議,因此我用關係牌陣幫她開牌。


看了看牌,我問她:「你們平常有溝通嗎?」


「沒有。」凱欣說。


「那所以需要溝通。我已經先把建議告訴你了,接下來你可以耐著性子聽我講其他部分了。」


凱欣聽了大笑。我想這爽朗的笑聲是在回應我的貼心。(誤)


從牌中可以知道,其實媽媽先前是在逃避現實,她以為她可以一直把凱欣綁在身邊,而且只要有凱欣陪,她就可以不用擔心現實中的問題和挑戰。但她自己最近也發現,她必須面對現實了。所以其實媽媽沒有表面上看來這麼強硬,她只是在做最後的掙扎而已。


而凱欣,現在的確不知所措,很難在自己的生活和媽媽的需求中達成一個平衡。


她們的問題是,遇到麻煩或兩人之間意見相左時就失去耐性,只會先覺得煩躁,但完全沒有去溝通、解決。所以牌的建議也是,希望她們多講開,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想法。


「可是,我覺得這是台灣家庭的普遍問題,大家都習慣不溝通的。要怎麼溝通呢?這很難。」凱新非常困惑。


我看著建議那張牌,告訴她:「不是要你正襟危坐開家庭會議那種溝通,太嚴肅講自己的想法,氣氛只會越來越僵,反而不能解決問題。牌的建議是要輕鬆一點地說,甚至有點像開玩笑一樣....」


「那要怎麼說?你示範一下!」


於是我直接破天荒的在客人面前演出:「像是笑笑的說:『媽,拜託我都已經老大不小了,也差不多要獨立了吧。你很誇張耶。吼唷。』人跟人的交流會互相影響,如果你能半玩笑式的表達,她也比較不會過於嚴肅。」我表演完後還進一步解釋為什麼。(請記得表情跟態度是很重要的,同樣的台詞換個方式說就會有不同的效果。所以這一段話一定要面帶笑容、輕鬆,不然反而招致反效果。這是在上表演課嗎 囧)


凱欣滿意的表示她懂了,看得出來這種溝通對她而言就不會如此困難。


然後她想知道什麼時機點搬出去較好,因為先前找好的房子等於是在她媽媽的反對下飛了。接下來要另找囉。


我問她打算何時搬,她說九月。因此我請她抽一張牌問問看,九月搬的話好不好。抽出的牌是杖八,滿順利的,能很快找到房子。


把剛剛的問題再重新整理一遍,她現在就可以用玩笑的方式與媽媽溝通,說明自己的想法。溝通好後,開始找房子,九月就能搬了。


 


凱欣離開前問我,通常占卜要多久才能算一次。我給她的回答是,如果是同樣的問題,除非有重大變化,或需要做緊急的決定,三個月後再算比較好。事實上這沒一個標準,只能說,短時間內一算再算沒有意義,因為算出來的結果會差不多的,甚至算太多,牌就會開始亂出(這是真的)。當然,如果是不同的問題就不在此限,隨時都可以占卜新的問題。


凱欣這一連串的問題,幾乎都和關係的處理有關,或許這是她的人生課題吧。雖然困難,但有個努力的方向,才不會失去目標而茫茫然原地不動,再困難都是好事!


溝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