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防疫措施公告】

1.現場諮詢或療癒,我都會戴口罩進行。也請前來的個案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於諮詢過程戴上口罩

2.一直都有的遠距視訊諮詢/療癒,歡迎多加利用。(遠距視訊服務從好久以前就開始囉,現在正好非常適用)
  
3.上半年
開課計畫皆取消,下半年視疫情狀況開課。

  
知道大家都辛苦了,不過剛好可趁這個時候練習照顧自己的身心靈,沉澱下來了解自己、調整身心狀態,或許是老天給我們轉變的契機。


2012年4月18日 星期三

Scene 3-13 恆久的幸福

 「他也是帶點防心在接近你,不是那麼有把握,有點小心翼翼。可是他好像覺得你不是很喜歡他,所以已經放棄,變成是用一種帶有距離的姿態來跟你做朋友。他覺得要看清現實,你們也許沒那麼適合。」「這樣啊。」莉莉口吻微帶失落感。「所以你們之前有發生什麼事嗎?」......


 


 


 


「我想知道怎麼樣可以遇到適合對象。」莉莉開門見山的問。


「喔?很少有人會一開始就問這麼積極的問題,不過這樣很有建設性,直接切入核心!」我說。


 


有著一雙圓溜靈動的大眼,舉手投足自然大方,散發著迷人氣質的莉莉,很難想像會缺乏追求對象。她的問題令我好奇起來,究竟一個條件不錯的女孩,為何需要知道怎麼找到對象,是否和她的隱藏個性有關呢?


 


我一一端詳牌面,發現她的個性中有防心較重的部分,不易親近;看似很好相處,但如果在她還未完全放心前,試圖在關係上更進一步,就會發現她在和你劃清界線。


「擴展生活圈是一個方法,但更重要的是,你自己對人的防心要放下,讓自己的心敞開一點;因為你對有可能的對象會先觀望較久,也表現出不易親近的態度,就算對你有好感的都會漸漸敬而遠之了。另外,如果遇到自己喜歡的堅持一點,用你可以的方式去努力經營追求。」我告訴莉莉。


「你知道嗎,我的朋友都是gay,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身邊的朋友幾乎都是,然後我就更難交到男朋友了,因為....」


「因為朋友的朋友也是gay!」我零點零一秒接著說。


「對!」莉莉已經很大的眼睛又瞪得更大了。「所以我根本沒辦法認識新對象!!唉唷!」莉莉發出無奈的嘆息。隨後話鋒一轉:「我的確不是那麼容易和人親近,也都會先觀察比較久。但我有點不懂你說的防心是指什麼?」莉莉問。


「面對人的時候,因為感覺不信任或不安全而自動啟動的防衛機制,為了保護自己。比如說有的人會保持客氣和禮貌和對方隔起一道牆,有的人會自動變得兇悍以防自己被欺壓等,都算是一種防心、防衛機制。」


莉莉懂了,她笑著說:「那我應該算前者吧,客氣的那種。」


的確,雖然莉莉在交談當中表現得自然大方,但我仍會感受到她偶爾突如其來的客氣有禮,彷彿在「提醒」我們的關係界線。


 


「可是,要怎麼做?我要怎麼樣才能卸下防心?」莉莉雖懂卻感到無力,畢竟防心是一種自動開啟的機制,很難控制的。


「嗯,我們來問問看吧。」


 


我請她抽兩張牌。


 


「你之所以會有防心,是因為預估進一步的狀況可能很糟,可能會有什麼樣的問題,可能會.....。太多的預設讓你裹足不前了。如果你可以單純一點,不為未來做假設性揣測,想怎麼做就怎麼做,想行動就行動,當作『一切都可能很好玩,有很多有趣的事在等著我』,會比較容易放下防心。」我說道。


 


莉莉看著眼前的牌想了想,點頭說:「瞭解了,我試試看。」


看來她還需要一點時間消化,關於如何放下防心這件困難的事。


 


「我還想知道和一個男生的關係,這可以怎麼問?」莉莉說。


我告訴她,可以問問關係的發展和對方的心態。


於是我們先開牌問了關係發展。關係發展雖然會隨當事人心態而有變化,但還是可以做為關係是否繼續的參考。


我從牌面看到的是,他們半年內仍舊不會有明顯的進展,因為雙方都害怕受傷而積極度不高,不敢更進一步真的付出感情。


 


接著問到對方心態。


「他也是帶點防心在接近你,不是那麼有把握,有點小心翼翼。可是他好像覺得你不是很喜歡他,所以已經放棄,變成是用一種帶有距離的姿態來跟你做朋友。他覺得要看清現實,你們也許沒那麼適合。」


 「這樣啊。」莉莉口吻微帶失落感。


「所以你們之前有發生什麼事嗎?」


「他有試探性的表示他對我的好感,可是我也不確定他是不是值得相信,所以我有點像是暗示性的拒絕了。」


回想並對照剛剛解的牌,「難怪他會放棄。」我說。


 


其實兩個人是很像的,在關係中步步為營,深怕一個不小心跌了跤,深怕這一跤傷得不輕。於是你迂我迴,上演諜對諜般的情節,為的就是全身而退。


與其負傷前行,不如全身而退,起碼可以保障身心安全。儘管錯失了可能的好姻緣。


人啊,為了安全兩個字,避掉了許多危險,也喪失了不少機會。


 


「他真的喜歡我嗎?他對我的感覺到底是什麼?」對對方不太信任的莉莉,想一探究竟。


開牌後,我解釋:「他現在也搞不清楚了,看起來他比較多的是猶疑、不安。」我心想,這就跟莉莉目前的狀態一樣。


接著,我替莉莉問,現在要如何處理這段關係較好。


「嗯,抱著一顆單純的心,和他當朋友吧。先從朋友開始,雙方比較不會有芥蒂,以後會怎麼發展也難說。」


莉莉抽到的這張牌是太陽,很明顯的,是要她如太陽般散發熱力,就像她平時對待朋友的方式般熱情自然大方,關係自然也會被引導到正面的能量去發展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被恐懼制約、被安全感綑綁,人的生活,好像在叢林裡穿梭般戰戰兢兢,一邊找尋叢林外遠方的幸福堡壘,一邊隨時提防著生禽猛獸的襲擊,辛苦異常。


緊繃的應對著、作戰著,反而花上更多的精力和能量,結果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,遑論走到那座幸福的城堡。


什麼時候我們才能不受恐懼牽制,安適的坐在城堡當中,享受恆久的幸福呢?


 


也許,是當我們心中的太陽升起的時候。


也許,是體會到叢林中的一朵花勝過遠方的城堡的時候。


也許,當我們發現叢林其實是海市蜃樓的時候。


 


 


於是我們得以瞥見無入不自得的境地。那便是所謂的,恆久的幸福。


 


恆久幸福


圖片來源:網路 


2012年4月1日 星期日

Scene 2-14 我的白馬王子

婚後一年。白雪公主嬌滴滴的對王子說:「好無聊喔,我想出去玩。」王子對她溫柔的笑了一下:「去啊。」「可是,人家想要你騎白馬帶我去兜風。」「不行,我騎馬技術很差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忘記上次我騎一騎衝進路邊的豬舍嗎?太恐怖了,很危險的。要是你也受傷了怎麼辦?」公主勾住王子的手臂嬌嗔:「拜託嘛~~」「不行太危險了!」王子堅持。「好吧!」公主鬆手起身,抓了架上的頭盔和馬鞭,便熟練的躍上馬背,大喊一聲「駕」衝出了家門。「我晚點回來,你自己弄吃的喔!」公主的聲音消失在遠方。


 


 


 


「其實現在也沒有不好,可是心裡還是有點疙瘩。」小薔微噘著嘴,扭著身子說道。


那是去年的事了。男友在交往過程中曾經和別的女生有些曖昧,雖說事過境遷,但小薔偶爾還是會想起這件事,耿耿於懷。


 


於是我們先開牌來看看男友現在對小薔的感覺。


 


 


「他現在知道他做錯了一些事了,不過他是認真想重新來過的。他對你還保有熱情,只是不太懂得靈活變化,找不太到適當的方法來活化你們的關係,所以他對這件事也是有點心煩。」


「是喔...」小薔還是有點不安。「我到現在還是很在意,那個時候他竟然真的有放棄的念頭。」


也就是說,當時男友除了和別人曖昧之外,甚至跟小薔表示分手也無妨。也難怪小薔會有揮之不去的陰影,畢竟男友一度放棄過自己,那種被珍愛、被視為不可取代的感覺都開始搖搖欲墜,再也不是堅不可破了。從那時開始,對男友的信任便出現了裂痕。


信任這種東西一旦出現裂痕,就很難修補。


除非,你知道那裂痕之所以出現,是和自己有關。


 


「我們來問問看他那時為何會想放手。」


「好!」小薔不假思索的回答,隨即又說:「阿真的要問嗎...好恐怖喔...」


真相可能帶來強烈的衝擊,但有可能是解開心結的契機。勇敢的小薔,還是鼓起勇氣面對了。


 


「看來想分手只是一時衝動。但也跟你們當時的關係令他失望有關。」


「失望?為什麼?」


「他感覺你那時候比較自私,沒在理他,他有點寂寞。」


小薔笑出聲,不好意思的說:「我那陣子是比較忙自己的事啦,的確沒什麼理他。」


「他覺得你都可以為自己的事不理他,那他為什麼不能自私一點不顧你呢?」


「對,他有跟我講過!」


「所以囉,其實他會想分手,並不是對那個女生有多喜歡,而是因為沒有感覺到你對他的在乎,對你有點失望。」


「這樣,我心情好多了!」


終於,小薔心中的不安漸漸消失,裂痕也開始有了修復的可能。因為她發現男友的愛始終是存在的,只是當時她沒有好好珍惜,才導致差點失去。


這次,她會更懂得好好把握了。


 


「是放心了沒錯,不過....」小薔面有難色。


「怎麼了?」


「我覺得現在這樣有點無趣耶,沒有什麼變化的感覺。就這樣一直下去,有點悶。」


這其實是很多情侶都會遇到的問題,也是必經階段。一開始對彼此興味盎然,只要兩人在一起,做什麼都顯得有趣;接著沒那麼興味盎然了(真面目現形於是開始吵架),會找些有趣的事來做,好讓關係有趣;最後對方就會化為陽光空氣水,是不可或缺卻彷彿隱形的存在,不需要有趣,放著就好。


在第二階段特別容易經營不下去,因為人們通常在此時會不知為何要談這段感情,感到茫然。


小薔正好處在這個階段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
「沒關係,來問問看你要怎麼做,可以使關係變得有趣一點。」我說。


 


 


「按照牌來看,你如果想和他一起做什麼事的話,就要主動一點。」


「我就是不想要主動啊!」小薔激動的吶喊,彷彿是沉冤已久,「我想要跟他去玩、去旅行,或是做一些有趣的事,可是他都不會自己提,為什麼他都不主動咧,好像只有我想要,他都不想嗎?」


這時,坐在小薔身旁的朋友開口了:「他有跟你提過吧,像是看電影啊,可是你都怎麼回他?」


「我,我就說我已經跟朋友約好看那部了耶。」說完小薔自己大笑。「好像常常有這種事齁....不過,我是真的覺得他都不主動一點計畫,什麼事都我說了算,為什麼他要這麼順從我咧?」


「這也可以開牌問問看呀。」我說。


 


開了牌後,我說:「大概有兩個原因。一個就是你會打他槍,久了他也覺得自尊心受損,所以乾脆都不提。一個是他認為目前這樣也不錯,他自己不太需要什麼有趣的計畫,而且反正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,所以當然聽你的由你做主就好囉。」


「阿~~我不喜歡他這個樣子!」小薔一臉痛苦的哀嚎。


「嘿,他不可能完全符合你理想中的條件,以『你希望』的方式對待你。」我說。


也許我們想像中的愛情童話,就是要有一個主動積極、誓死保護公主的帥氣王子,或者,更多更多的,對於王子的想像或期待。然而,如果實際上公主比王子還像王子呢?何必扭曲雙方的個性去配合童話的演出呢?


公主,也可以是自主獨立、懂得爭取的公主。


王子,也可以是溫柔體貼、懂得包容的王子。


 


小薔其實就是一個比較有個性的公主,但仍忍不住的期待,對方是一個可以帶領自己、保護自己的王子。


殊不知,她自己就是那個帶領的角色。而她需要的,也許是強勢不足卻溫柔有餘的王子。


 


也許吧。


角色的扮演也並非一定,只要雙方搭檔得天衣無縫,一同創造雙份之上的力量,怎麼扮演,都好。


但千萬別期待對方扮演一個他不擅長的角色。


因為那不是真正的尊重與愛,而是一種控制,控制對方去幫你完成你想像中的美好。然而,想像中的美好永遠只會在想像中美好,放到現實生活就會處處瑕疵,挑剔不完的。


 


讓我們把童話結局寫下去:公主和王子從此過著不完美,但相互尊重真心以待的日子。他們有時角色互換,有時吵架有時恩愛,他們在生命的起伏中攜手共度,體會著一種真實的幸福。他們還會繼續這麼生活著。


 


這是我的寫法。你會怎麼寫呢?


 


白雪公主與王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