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防疫措施公告】

1.現場諮詢或療癒,我都會戴口罩進行。也請前來的個案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於諮詢過程戴上口罩

2.一直都有的遠距視訊諮詢/療癒,歡迎多加利用。(遠距視訊服務從好久以前就開始囉,現在正好非常適用)
  
3.上半年
開課計畫皆取消,下半年視疫情狀況開課。

  
知道大家都辛苦了,不過剛好可趁這個時候練習照顧自己的身心靈,沉澱下來了解自己、調整身心狀態,或許是老天給我們轉變的契機。


2011年2月20日 星期日

Scene 1-2 重蹈覆轍

第一幕第二景。好久沒有說說這類與工作有關的故事,其實為了現實而打拼的血淚歷程,也經常是占卜客人想問的問題。其中,最常見的問題就是與老闆的相處了。


朋友若欣緩緩的步上丹堤二樓,與我打了個招呼便獨自坐在另一桌等待。我與眼前的客人結束後,看了一會兒她放空的背影才趨前叫喚,不覺真是有趣。她一向是和社會不同調的人,不論思考或行為反應。想想這款人應該會做個接case的SOHO族吧,如今卻也當了個上班族。為了現實,許多不可思議的事都會發生。


若欣先是有點不知所措,不知該從何談起。這很像她,腦中有太多想法和感受(感受居多),卻不知以什麼文字表達。我慢慢引導,是工作內容不喜歡?還是和老闆相處有問題?而她最後選擇從自己進入公司的「目的」說起。


若欣在某一個學會上班,做的是行政助理。她當初選擇這個學會,是希望能經由同事接觸到該學會在八里的分場,那裡的環境是她想要進入的。


在我多方確認後,才確定她並未想在八里工作,就只是偶爾希望進入八里分場,感受那裡的人事物。對,因為若欣是非常感覺派的。


可是,她不知道這個心願能否實現。因為她是非常害羞的人,很難直接開口對同事說:「喔我想去那裡,你們能讓我過去嗎?」大概就是在心中演練了八百遍最後張嘴時還是只能吐出一口氣而已。(本人在這方面經驗豐富完全可以瞭解)對她來說比較可能的方式是,「慢慢」與同事熟起來,「順道」提起這個請求,請對方「有空的話」再帶她過去。一個害羞的人的請求之路要經過如此多重的婉轉啊。而且所謂的「慢慢」還真的是很慢這樣。


為了達成這個目標,她想要好好在這個學會上班。但問題來了,她發現自己對於老闆的一舉一動、一顰一笑(?)非常在意,而老闆又不時會緊繃著臉,更令她害怕老闆的這張緊繃臉是在指責自己做得不夠好。加上老闆的偶爾「指導」,更使她相信老闆認為自己工作能力不足。


除了害羞之外,還非常敏感呢。


而這個敏感為她的上班生活帶來不少壓力。若欣說,每天早上往公司的那條路她都好痛苦,每一步都好沈重,上班已經成為一件痛苦的事。她不知道在達成目標以前,有沒有辦法撐得下去。


當務之急應該就是改善與老闆的關係吧,我心想。「想知道老闆怎麼看待你的嗎?」我問若欣。


「好。」說完她又楞了半晌,似乎在害怕算出來的結果。


但我覺得,結果不論是好是壞,總是得知道對方的心態才有辦法改善。因此仍是幫她開了這副牌。


牌一翻開,我也替她心安了。因為其中有戀人牌。


「放心,他是喜歡你的,而且這個老闆可以溝通。」


「是喔。」聽到這話若欣的臉總算露出一點微笑。


「只是,他還在評估你的工作狀況,目前他覺得你有點不知變通,做事應該再多一點彈性作法。他也有發現你對自己的表現有點不安,所以在試圖用一種最合適的方式和你相處。」讓若欣放鬆後,我還是必須指出老闆的心態,幫助若欣依此調整。


「對,我真的很不知變通!」若欣又想了想,說有一次,老闆在開會時臉色突然緊繃起來,於是她也緊繃起來,繃到最後忍不住問老闆,是不是我做錯還是說錯什麼?老闆回說,沒有,是整個企畫案的狀況讓他不滿意,表明並未怪罪若欣。


「但在後來,老闆有跟我說,那時候其實老闆有覺得我某部分沒做好,只是看我很擔心的樣子,他不想這麼直接讓我知道有做不好的地方。所以回答的時候假裝心情不好是跟我無關。」


這麼聽來,的確是善解人意的老闆,也很能夠溝通。「只是畢竟是老闆,總是得維持一個較為權威的身份,在管理上才會方便。」我這麼說,提醒若欣老闆也有不得已的地方。若欣深表贊同,她其實多少對老闆的為人是清楚的,只不過內心的害怕已經成了一種強迫傾向。


光知道老闆的心態還是解決不了上班的恐懼,但至少我們已經知道老闆有溝通的餘地,這便好辦多了。


接下來我建議若欣問問如何和老闆相處,使工作更加順利。


一字排開的牌中,杯九逆顯示她的沒自信,從杖十、杖九看得出她為了保護自己不受老闆責備,花了過多的力氣,結果讓自己累得一塌糊塗,事情還不見得做得好。


但底牌是錢九,我和若欣說:「其實你有做得好的部分,可是你對自己太沒信心了。加上花了太多力氣在關注老闆的反應,反而對事情的專注不夠。不是你做不來,而是信心問題。」


說到實際的相處建議,我和若欣說,看看老闆需要什麼。「要先知道他分派給你的工作,最主要是想要你完成『什麼目的』。如果你不知道就去問她,不用擔心,因為他是可以溝通的人。」


聽我給完意見後,若欣楞楞地不說話,腦中似乎在打轉著一些念頭。


我先是等了一會兒,給她整理思緒的時間,然後才開口問她怎麼了。


「我還是會擔心撐不下去耶。老闆對我來說還是有點恐怖。」


唉,這真的不能勉強若欣,畢竟她的個性實在是特別容易害怕表現不好、害怕老闆的眼光。是那種隨時檢驗自己表現品質的典型處女座人格。因此,若欣提出了另一種可能。


「如果我接case拍片呢?如果靠這個賺錢呢?」


意思就是如果辭職去以拍片維生咧,可以過得下去嗎?這當然也是一種維生方式,而且拍片本來就是若欣的興趣,如果能將興趣變成工作,何樂而不為?這是多少人的夢想啊。我們便算了這個問題。


唉壓不妙啊,我一打開牌心裡就浮現這個想法。


「大概的狀況就是,你會因為接不到case就退縮,然後天人交戰想到底還要不要這樣下去,對於自己的才能不能發揮感到沮喪或忿忿不平,在沒法達到目標的情況下,很容易三分鐘熱度就放棄。」


「 哈哈~我是耶,我好容易三分鐘熱度。」若欣竟然也不因開牌結果沮喪,反而因此笑開懷。「而且這根本就是我之前的經驗啊,我曾經這樣工作,可是後來又放棄了。」


「是呴,看來我們算錯了,這根本是在算你的過去吧!」我也開玩笑說著。


所以簡單來說,這副牌只有四個字,叫做「重蹈覆轍」。其實把若欣的三個問題擺在一起,可以濃縮成一個課題:解決困難。像她這樣敏感害羞的人,很容易陷入情緒中而忘了去解決問題本身。或者說,把能量集中在情緒裡,而未把能量施放於解決問題的行動中。從她的牌面重複出現「戰車逆」就可以得知。


就是因為一直沒有解決困難,才會需要重蹈覆轍。根本的問題沒有解決,到哪裡都會得到一樣的結果。(好嚴厲啊天海的慈悲心去哪了)話是說得嚴厲了點,不過這是真的喔,我也曾是會一直重蹈覆轍的人,但慶幸發生一些事幫我有所轉變。


關於解決困難的課題,我當下並未告訴若欣,多少有點顧及她的心情,不敢太直接。希望若欣看到這篇文章,不要覺得我在背地裡鞭笞她。


結束前,我不斷和若欣說,就去試試吧。試試看能不能排除對老闆的恐懼,試試看壓力能不能慢慢消減,再做決定。


 


當天晚上,若欣傳了一封臉書訊息給我。打開一看:


 


「耶今天很棒 透過敘述,問題浮現出來了,答案要繼續找~」


 


連在臉書上都很害羞的若欣能寫出這一行字,當下我真有說不出的感動!


說的真好,答案要繼續尋找~尋找的過程才是最有趣的。


最重要的是,問題已經浮現。連逃都逃不了,只能面對去解決了,是吧?


 我苦啊~


2011年2月16日 星期三

Scene 2-2 愛,或者不愛?

第二幕第二景,開始進入愛或不愛的抉擇問題。愛或不愛,有時不只是個人的決定,牽扯到的因素極多。你在意的是什麼?你會受什麼因素牽絆?


這次的主角是一位完全不認識的客人,小芸。小芸在我還是免費占卜時就來找我算牌,從免費算到收費,從面占到網占,這中間也算了四、五次左右,便漸漸對她熟悉了起來。我很欣賞她,因為她是對自己的問題有意識的人。能夠覺察到問題並坦誠面對,這並不容易。


並且,她的誠實也幫助了我,能夠在占卜過程中順利地討論問題,進入問題核心。


 


要說的是最近這次的占卜。按照往例,我們約在msn線上算牌。


 


(閒聊五分鐘略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天:可以開始囉 這次想算什麼?


 芸:這次嗎 我想算我學長 話說 他在我生日時和我聯絡了


天:真的喔



他說了啥


   



芸:就生日快樂



跟一些閒聊



其實有點像你之前說的那樣


   



天:還是想當朋友 不想斷了友誼 



  


芸:黑阿黑阿 



       你還記得!!! 



  


天:有印象:P 



  


芸:ㄏㄏ 



但是我現在其實有點不知道怎麼辦 



其實他在我生日找我 有點開心 



但是像你說的~~我們又會是那樣的循環 



就有點....


   



天: 所以現在還是抱有一點希望想進一步嗎


   



芸:其實我不知道怎麼做好 




 


對話寫到這裡,該做點解釋了。小芸的這位學長,從她第一次占卜就是算牌的重點了。學長和她是不錯的朋友,兩人相隔兩地,她在台北唸書,但學長在台中唸書,所以沒辦法直接聯絡彼此。是真的沒辦法嗎?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,應該說,學長並未「想辦法」和她聯絡,總是小芸單方去電關切,而且令她灰心的的是,學長接到電話時總是意興闌珊,好像嫌小芸打擾到他似的。


這麼看來,是學長不在意小芸這個朋友囉?


也不是,因為他偶爾還是會主動聯絡小芸。這就讓小芸很困擾啦,怎麼都是你想聯絡就聯絡,阿我打過去就顯得不耐煩?所以現在我們的關係是你決定就對了?


當然,小芸所謂的關係,不只是朋友關係而已。她還是有點喜歡學長的,假如一般朋友,溝通不了的情況下大不了就是一翻兩瞪眼、拍拍屁股走人。但面對自己喜歡的人,真的是很難瀟灑走一回啊。


有愛就有期待,期待落空就會受到傷害。因此上一次占卜時,小芸就在猶豫還要不要主動聯絡他,如果她主動,學長的反應會不會很冷淡,因為她很怕因此受傷。開牌一看,學長的確反應冷淡、普普通通沒多大變化,不過牌面顯示他還是需要小芸這個朋友,出自長久的友誼,或者小芸的某些特質,小芸這個朋友能讓他安心,他不會想斷掉這份友情。


因此果然,學長還是在生日時和她聯絡了。平常頂多傳簡訊的他,到小芸生日時還是煞有其事打了電話呢。


那豈不是仍有在意嗎?而且,豈不是帶給小芸一線希望?


所以這次,小芸想知道對於這段關係到底該怎麼辦才好。


我釐清了一下,小芸想知道怎麼處理和學長的關係,可能的選項是進一步,或者維持現況。在小芸同意後,我們就這兩個選項算了二擇一。


 開牌後,我一面端詳著牌,一面和線上的她解釋──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天:進一步的話會有點困難 當然他有某部分的開放性可以跟你維持好的關係 



 


芸:的確 



他會有時候感覺跟我還不錯 



 


天:可是你跟他缺乏那種男女之間的慾望  



 


芸:但是他好像有個範圍 



 


天:所以要真的當戀人很難 



 



芸:男女慾望是 



 


天:雙方不夠來電 



 


芸:喔喔 



 


天:他可能就會想辦法維持本來的關係 



 


芸: 我還以為是什麼ㄝ 



 


天: 



如果維持現狀 一開始你會很辛苦 



因為你還沒辦法完全放棄 即使已經很累了 



 


芸:嗯嗯 



 


天:可是好在 最後你可以走出這個束縛 



 


芸:喔喔 我也想走出阿 



 


天:你比較不會覺得非跟他在一起不可 



 


芸: 我不會覺得一定要跟他在一起 



但卻不知道怎麼樣跟他下去 



 


天:維持現狀的話是向好發展一開始辛苦 但後來會解脫 



 


芸:我的進一步


 

可能也是多了解他一些 或者是可以再好一點 



但是他好難喔~~會拉界線 



可能某些時候 我們覺得很好 



 


天:如果是這種 你會覺得他怎麼對我沒有我對他好



 


芸:嗯嗯



 


天:感情的付出不能平衡 久了你會沮喪




 


是的,老實說我並不看好進一步的選擇,那對她而言只會感到痛苦。我認為,若以男方的個性來說,即使他們在一起,感情的不平衡仍是存在的。現在只處於朋友關係都會在意了,要是成為情侶,應該更難以忍受吧?


接下來就是另一個問題了,小芸認為和學長這種朋友關係非常不平等,始終都是她單向付出關心,學長想聊就聊,不聊就冷淡以對。小芸找他出來,他還要看是什麼事再決定是否答應,或是一忙就找不到人。


「我們這個維持現狀,朋友也說不上耶。」「我跟他一點也不自然、不對等啊。」小芸對此耿耿於懷。


看來是需要找方法解決的時候了。我建議小芸問,該怎麼做才能使關係趨於平等。


「好挖 酷耶」小芸這麼說。於是我們開牌了,但是,牌的建議實在令我驚訝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天:牌不建議你要求平等耶


 


芸:ㄏㄚˊ 



為啥



 


天:他要你學習 把主導權放給別人





芸:牌建議我



換別人主導



 


天:對 因為大部分時候的你都想,而且能握有主導



 


芸:嗯嗯



 



天:牌中出現寶劍皇后 表示你有自己的主張想法 你所認為的應該



然後你也希望別人能照著這個正確的觀念行事



你是很聰明的 的確有這樣的本錢主導



只是 有時候放下會比較輕鬆





芸:嗯嗯



那降子我跟他不對等的朋友關係



對我們還說才是好的



我可以藉此學習 怎麼樣去聽別人的意見嗎



 


天:是喔 你說的沒錯



當然他有他的問題





芸:因為我自己也知道我ㄉ個性啦



哈哈




 


小芸立即抓住要點,知道牌是要告訴他「學習放下掌控欲和主導權」,果然是聰慧的女孩。對於這點小芸能夠馬上理解,只是,內心的不安隨著她的疑問而浮現了:「那,我在他眼中是可有可無的人囉?」還是很在意對方的心裡是否有自己。「不會,」我回答:「會想和你聯絡就表示還是在意你的。只是有的人對於朋友關係的處理就是比較冷淡或被動。」


後來,小芸自己表示,學長這種個性真的很奇怪,還好她沒有天天跟他相處,要是天天跟這種人在一起哪受得了。似乎小芸自己都快不想理學長了。於是我開玩笑:「是啊,還好你們不會在一起光想就已經受不了了。」小芸一聲哈哈,便決定要問下個問題,關於工作的。感情的問題便暫且結束了。




還記得前一篇提到的嗎?關於命運之中,能夠掌握與不能掌握的部分。雖說命運可由自由意志掌控,但仍有部分是我們不能掌控的,而這部分或許就是你的課題,因為命運與外在環境不能改變的情況下,唯一能變的就是自己而已。小芸無法改變學長的個性,無法掌控她和學長的關係使之改善,但至少,她可以改變自己的心態,讓不可變的命運教會她改變自己,放下一些執著。我相信如此有慧根的她一定做得到,只是需要時間。從瞭解、體悟到化做行動,學會人生的課題本就是一條漫長的路。


 


所有占卜結束後,小芸突然問我一個問題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芸:你會不會覺得占我的很累啊?


 


天:不會啊 怎麼說?


 


芸:有時候真的覺得我很鑽牛角尖


 



天:人嘛 總是有一些地方過不去



需要時間 或一些事情促使你轉變


 

不然幹嘛占卜解惑



 



芸:不過你剛說的個性


好像可以藉由他改一下



因為我最近因為一些事情



真的覺得我很喜歡拿主導權



 


天:對呀 有時遇到跟你一樣「堅持」的人 就是在教你學會不堅持





芸:這句話我要學起來



哈哈 我的人生哲學



 


天:歡迎歡迎 感謝你的不嫌棄 XD




 


遇到跟你一樣堅持的人,就是在教你學會不堅持。是吧?


仔細想想,當你覺得對方堅持的同時,自己是不是也在堅持什麼「和對方不同的想法」,才會相對覺得對方是堅持的?(是繞口令嗎)事實上,若是將邏輯放寬一點,這句話可以化約為一個照樣造句:


「遇到跟你一樣XX的人,就是在教你學會不XX。」記得,XX要等於XX喔。


例如:遇到跟你一樣悲觀的人,就是在教你學會不悲觀。


         遇到跟你一樣機車的人,就是在教你學會不機車。......敬請延伸運用。


 


「愛,或者不愛?」這個兩難的結,或許要讓「變,或者不變?」來解開。


愛,不愛 


2011年2月13日 星期日

情人節特別演出──揮別舊愛,許一個新戀情吧!

幾家歡樂幾家愁的情人節到來,關於戀愛的故事當然是不能少的!但很遺憾的,這次是一則不準的塔羅故事唷。(瞎瞇!不準也敢拿出來講?不想做生意了嗎?)當然敢啊,我十分樂於見到這樣的不準,迫不及待想和你們分享。為什麼呢?看完故事你就知道了。


 


相信有不少朋友,曾經談過以為會是天長地久的戀情,實際上卻未能真的海枯石爛。一段戀情轟轟烈烈的開始,一年過去了、兩年過去了,三、五年出現了一些問題,勉強撐下去又撐了兩、三年。最後,實在是無力至極,在百般掙扎下,斬斷了這段早已淡如水卻難以切割的感情。這一斬,也斬斷了對愛情的信心和熱情,斬斷對美好生命的信任。 


對仁永而言,就是如此。他有一個交往十多年的前女友,兩人自十五歲便認識交往,他們當初很愛對方,但交往期間有些問題一直都爭執不下。由於兩人我都認識,和他們之間也有些居中朋友,因此我不時聽到兩人分分合合的消息。對於兩人的時分時合我也已經習慣了,想說,這對歡喜冤家大概就會這麼一直擺盪下去吧。


直到這次仁永找我算牌,我才知道一年前他們已經真正的分手。聽到這個消息我從驚嚇、懷疑到確認,不可置信不斷地重複:「是『真的』分了嗎?」


「是真的啦。」仁永一臉無奈。大概也知道根據以往經驗這件事很難取信於人。


仁永一臉無奈,我則是滿心遺憾。看到任何一對交往許久的情侶,在幾經努力之下仍難維繫下去,總是不免心酸著。


「為什麼分呢?」我急切地問,隱隱希望分手的原因能稍微平撫我的震驚與心痛。原來,他們分手的主要原因在於人生觀無法契合。


 


 


去年年初,女方還在美國唸書,仁永則在台灣工作。仁永希望給女友一個驚喜,暗暗把公司一年的年假都請了,挪出十幾天飛去美國和女友見面。沒有想到,女友似乎並不領情,她早已安排了一些社交活動,希望能和朋友出遊;而仁永大老遠飛去美國,他希望能和女友有單獨相處的時間,而不是一直和女友的朋友「應酬」。仁永表達了他的想法,但女友不願妥協,反而覺得他為什麼不能融入自己的朋友群。


接著,女友就選擇自己出門赴約,讓仁永一人待在家裡。回家後,兩人躺在床上,女友背對著他睡,不發一語。仁永靠近,想摸摸女友,她竟把仁永的手甩開,不讓他碰。這一甩,真的是傷了仁永的心,於是他再也忍不住,決心攤牌了。


「所以你現在到底是怎麼了!?」女友也就不客氣,直接表明長久以來對他的不滿。她認為仁永的生活保守、平凡、無趣,缺乏一種向上的動力。


「我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能夠享受生活、對未來有展望有企圖心的!我在你身上看不到這些東西!」女友這麼說著。


「很抱歉,我不是,我就不是這樣的人,如果你要這樣的人,那去找別人吧。」仁永以強硬卻平和的口吻說著,實際上卻流露著氣餒的神情。


「我就這樣對她說。我沒有餘力去向未來挑戰,我是連現在都過得很勉強的人。」我點點頭,表示明白。因為他經濟壓力非常大,除了薪水將近一半要拿來養家之外,仍有學貸要付。而工作經常是忙得沒日沒夜,完全別想利用工作之外的時間來發展什麼理想。為了穩定的薪水,為了最起碼的生活,目前的他根本沒有空間足以發展理想。他的生活中不是只有自己,還有許多責任。


仁永笑笑地說:「如果可以的話,我也希望能夠不要做這份工作,能夠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,可是我沒辦法。」仁永的選擇,顯示出他的責任感。如果女友能夠欣賞這點就好,可惜,這偏偏不是女友喜愛的特質。


「的確,你也是不得已的。這就是她的選擇問題,選了你,就能得到安全感和起碼的保障,但失去他想要的理想和熱情;選了一個可以帶她遊山玩水的人,或許能點燃她的活力,可是這個人在安全感和責任上就未必是一個好伴侶。本來就難兩全啊。」


難兩全的愛、難兩全的伴侶、難兩全的人生,就看你願意犧牲何者換取何者。


看來女友是犧牲了仁永,以換取另一種人生。


仁永則鐵了心,不再奢求對方能體諒,也不再勉強自己兼顧現實與女友。


其實這次仁永主要是來問工作的。對於工作他有些新的想法,多多少少是因為累了,關於這些壓迫著他使他喘不過氣的一切。想要改變境遇的衝動展現在工作上,那對於感情呢?問完了工作,仁永還是好奇地想知道,未來會不會有新對象。


於是我幫他開了一副感情牌,問未來半年是否有新對象。


過去的位置出現劍十(圖為一個人趴在地上身上插了十把劍,驚恐排行榜第三,僅次於死神與塔),的確是已經徹底結束了一段感情。


此外,發展與結果牌則是錢王逆、杯后、正義逆。一看到牌面我的直覺立即浮現:


「會有一個你喜歡的女生出現,但你們不會在一起。」


「哈?是個怎樣的女生?」


「一個善良、溫柔的女生,有慈悲心,個性滿好的,情感上很成熟。」


「那為什麼不會在一起?」


「根據牌面顯示,因為過去的戀情太辛苦,你現在對感情比較會持保留態度,不太輕易付出,所以即使這個女生會出現,你也不會跟她在一起,因為你不敢付出,沒有付出與行動,就沒有結果。」


其他的牌則顯示,仁永害怕再度為了感情陷入混亂,他想要平靜一點。


「十年耶,當然累啦,而且我有可能要出國耶,先跟人家在一起,萬一出國了她要怎麼辦?」仁永為不能追求對方找到了最合理的理由。我知道這足以構成理由,也具某種程度的合理性,最重要的是,明白他前一段感情的辛苦。因此,對於實際上他裹足不前的原因便未戳破了。


「也是啦,看你囉。總之會有這麼一個女生出現,對方看來是有意願,到時候要不要在一起就由你決定了。」


的確,要從上一段感情中死而復生,絕對是不容易的。感情若是如此容易放下和重來,反倒不能凸顯它的珍貴。這次的占卜也就算是讓仁永有個抒發並幫助他徹底地放下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兩個月後,仁永在線上敲了我。


仁:「啦啦啦」「大師」


我:「怎樣」


仁:「(某相簿網址)」「跟您報告 我女朋友」


我:「唉唷~我的媽呀」「可以等我一小時嗎我在幫人線上占卜」


仁:「好啊」「你忙」


 




我:「 你這賤人  也太可愛了(忙碌中忍不住罵一下)」


仁:「是託你的福」「他說改天請你幫他算一下哈哈」 


 




【以上粗俗用語乃天海與熟友的友好表示,不會這麼對待客人的唷(陽光溫暖笑臉)】 




 


是不是?不準就在這裡了(得意什麼啊),占卜的結果不是說不會在一起的嗎?


 


後來和仁永再小聊了一下,這個女生的確是不錯,有符合杯后的特質。只是,怎麼會在一起?仁永說,他那天算牌時,聽我說他會裹足不前,心裡覺得這樣不行,所以當這個女生出現時,他就一改裹足不前的心態,接下來……我想大家都可以想像了。(事實上是我不敢問人家在一起的細節啦真害羞)


看到了嗎?這就是憑自由意志自己逆轉了結果!


仁永並不覺得牌的結果會限制他,儘管占卜當下他給了自己一點理由去合理化自己的畏縮,但他後來仍想到應該有所改變。因此,因應心態與實際行動的轉變,他的命運也跟著扭轉了。所以我們才會說,占卜的結果是由當下心境衍生而來的,就是這個意思。如果你心態改變,結果也有變化的可能。某一部分的命運,的確操縱在自己手上!不能操縱的部分,或許是生命給我們的課題,有機會我們再來探討。


這麼一來,仁永總算是揮別舊愛,展開一段新戀情了!前幾天看到他的部落格相簿,和女友一同出遊的照片,兩人看來平平淡淡,可是那平淡之中自有說不出的甜蜜,好欣慰啊(一種做媽的心態)。知道消息的當下激動萬分(看那時用語就知道),除了替他們高興之外,也迫不及待想跟所有朋友分享,這一扭轉乾坤的實例!


 


總算在情人節這天一償宿願。呼。


最後就是不免俗的祝大家情人節快樂,別忘了自由意志的重要喔。這是我送給大家的禮物,一輩子都實用的!




最後的最後,我要感謝仁永的勇氣,轉變不易,需要的是提起勇氣,而多虧你的勇敢,我才能寫出今天這篇故事分享給更多人。


 


執子之手 


本圖經同意取自太陽精劇力公司所拍攝的主題式攝影集,相簿來源與介紹如下:
http://sunart.pixnet.net/blog/post/45653561


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

Scene 2-1 不公平的愛

愛情,是害怕寂寞的我們一輩子的課題。我們常說愛情沒有道理,可是,你真的能夠在愛情中完全不講道理嗎?


 


主角孟佳,我某時期的同學。幾個月前,久未聯絡的她突然來信,原來是在網路上看到我的占卜資訊,也希望找我占卜。我們約在師大夜市的某間餐廳,巧的是,這間餐廳也有塔羅占卜師駐店。更巧的是,今天剛好是那位占卜師的休假日。老天幫忙,這樣就不會發生客人找錯占卜師的窘境了。


 


遠遠地,我看到一身打扮亮眼的孟佳熱情揮手向我走來。好久不見仍是一派熱情啊,老同學沒什麼變,真好。唯一的變大概就是瘦了吧,兩頰凹陷了進去,不過人倒是很有精神,不因瘦削而失去光彩。


吃了晚餐敘敘舊,孟佳開始娓娓道來此次占卜的問題。「唉,就是很久以前那個天平男啦,我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麼。」


 


多年前我就從其他同學那裡得知,孟佳和一位天秤座男生交往滿久的,也有找過某知名塔羅占卜師(註一)算過。但詳細的問題我並不清楚。原來,孟佳現在其實已經與天平男分手了,可是分手之後冤家路窄,竟然在路上不期而遇,便打了聲招呼。天平男還拿了朋友的廣告單請孟佳幫忙宣傳。孟佳是可以和前男友當朋友的人,並不因此而尷尬,而後便爽朗地打電話給天平男想繼續聊聊近況。殊不知,天平男口氣冷淡也就算了,竟然還裝傻裝得兇,矢口否認他們有碰過面的事。


「竟然說沒見過我,所以我是跟鬼講話嗎?」對耶,難不成是靈異事件?


當然不是,擺明了是男方演戲演得逼真。我不得不說,天平男有一種裝傻的本領,不論是什麼原因,當他不想跟你有什麼牽扯,又不知道怎麼拒絕你時,通常是本能地裝傻。為什麼?因為裝傻就不用拒絕了,就表示「我沒有在拒絕你,只是我們之間真的完全沒有發生什麼事啊」。真的、完全、沒有喔,看得出來他們在強調什麼了吧。(註二)


可憐的孟佳,都分手了還要受氣。不過,她仍想知道未來和天平男的發展。多半是帶有些舊情,仍無法完全割捨吧。不過似乎是想繼續當朋友比較多。於是我幫她開了牌。


底牌是死神。「你應該已經想徹底結束這段感情了。」我說。


「是啊,我只是想知道如果當朋友,他是不是還會這樣對我冷淡。」


「照牌面看來,」我看著翻出來的牌繼續說,「他還是一樣會逃避,因為他想太多,怕如果和你繼續當朋友會衍生其他問題,結果你一方面會感到失去以往的平靜,不知道該怎麼對待他,一方面又感到受傷。而且,你對於這些負面的情緒會逃避,壓抑下來不去面對。久了你會對自己失去信心,變得暴躁易怒。」


「總之和他的相處會使你平靜的生活起波瀾,難保冷靜。」我又幫她整理一次結論。


「好吧,那算了。」是啊,何苦呢?與其從過去維繫一段冷淡的關係,還不如積極地走向未來,期待新的對象。


「那算算未來會不會有新的對象好了!」孟佳爽快地說道。很好,果然是行動派孟佳。「可是,會不會算出來沒有啊?」連擔心也很直接。老實說這是個好問題,這種情況當然會發生,於是我照實和孟佳說,會有這個可能,不過可以再問建議。先算算看再說吧。


結果還真的是沒有。但是,從開出來的牌發現了一些事。首先,杯十逆出現在其中。


「你很害怕這輩子沒辦法結婚?」


「對啊,不是很有可能嗎?萬一我找不到結婚對象怎麼辦?」孟佳一派認真地回答。


此外,過去的位置抽到了正義逆。「在過去的感情中你受到不公平的對待,似乎你的付出並沒有得到同等的回報,以致於你會審視自己,我是不是有做錯什麼?我過去那樣做對嗎?不然我怎麼會得到這樣的對待?這件事會一直縈繞在你心裡,讓你不能放心地談感情,常常處於混亂的狀態。」


 


說到不公平的對待,孟佳解釋,在天平男之後她還有和一位男生交往,這個男生在感情中主動性不強,孟佳常常是主動的一方,主動照顧、主動關懷,可是對方似乎都不大熱情。即便到了分手後,孟佳要去男生那邊把東西拿回來,男生也意興闌珊,一副「要拿就拿」的樣子讓孟佳進家門。這麼看起來是沒什麼,分手了嘛不然要他多熱情。可是孟佳是一直以來的交往都面對他這樣的態度,直到分手後都如此。這種「沒什麼」的態度其實是很令她受傷的。因為,在這態度中感受不到愛。


「應該很不好受吧,在這段過程中。」我不禁憐惜地說道。此時,孟佳雙眼濕潤了起來。該給她一點力量才行,我對自己說。於是針對上個令人失望的答案,我建議孟佳,要不要問問如何增加遇到結婚對象的機會?畢竟這才是她在意的而更具有建設性的問題。


我們便問了這個問題。牌中出現劍三。


「你還沒放下過去的傷痛,所以你會一直對感情這件事感到不安徬徨,而且很矛盾:一方面希望自己能夠樂觀面對,一方面卻又會失去平衡陷入極端的沮喪,結果不能真正面對感情。即使有遇到結婚對象,也不敢真的決定和他在一起。」


孟佳認真地聽著。眼眶內的淚水就快滿出來。原本瘦削仍神采飛揚的她,此時卻顯得黯淡許多。兩頰的凹陷彷彿更深了。


「可是其實你很有魅力的,不怕沒對象。你看,」我指向杖后牌,「這就是你,一個熱情又有魅力的女人。」然後我繼續解釋:「所以你要做的應該是好好面對傷痛然後把它放下,重新展現你的熱情和行動力,恢復你的魅力。」


「是喔。」聽到自己是有魅力的,爽朗的孟佳忍不住嘴角上揚,掃去了一半的陰影。可是認真又急驚風的她,也立刻伸長了脖子傾身向前,帶著閃爍淚光的眼神追問:「那要怎麼放下過去?」


我立刻替她開了牌。這回死神又出現,不過是逆位。死神旁邊是杯六。還有審判逆,審判和死神都是出現第二次。


「你其實知道這段關係應該結束了,可是你不願意真的就結束,始終不甘心。其實仔細想想,過去你們也有段感情不錯的回憶、相處愉快的時光,那些就夠了。他的個性比較務實(因有錢王),你和他的質比較沒那麼適合,放下也好。而且,不要再覺得自己做錯了,你沒有錯,真的。感情中的不公平是常有的,不代表一定有一方做錯。」


 


是啊,感情中的道理,可以建立在公平上嗎?你怎麼衡量公平與對錯?誰來衡量?你,還是對方?那為什麼是你而不是對方?那為什麼是反過來?這些永遠說不清的。但我們就是需要這麼一點道理或公平,好感受到愛的交流吧。


說到底,只是為了愛與被愛。


 


孟佳就像個用功的學生一樣,持續複述我給她的建議。我一邊點頭認同,一邊看著她,彷彿看到長久以來套牢她的繩子鬆動了一些,是來自自身的釋放。稱不上自我原諒,因為她並沒有犯錯。


最後我鼓勵她,若在上段感情中仍有沒說清楚的話,別憋著,所有的疑問和憤怒,讓對方知道,就算沒回應也無所謂,就是把它講出來,也算最後了結。有時候需要打破和平,事情才能得到解決,人才能獲得平靜。孟佳也持續爽朗作風,表明她會這麼做。很好很好,勇氣滿滿的女孩兒啊。女孩兒?與她同齡的我似乎沒資格稱人家女孩兒,咳。


那麼,希望爽朗可愛的女子孟佳能繼續一派認真地向前,找到一位能充分愛與被愛的對象囉。


 


 男女夕陽.jpg


 


後記:


為了寫這篇文章我前幾日與孟佳聯絡,孟佳說她後來發現更驚人的事實,原來前男友(非天秤座那位)那時有劈腿......這種不公平也太不公平了吧先生!早知道那時也要專問他的問題才是。


 


註一:也就是Santa老師,乃我高中死黨,現在是塔羅界前輩兼死黨了。


註二:指多數天平男(太陽星座落在天秤座的男生)的特質,並非所有天平男皆如此,一定有例外。就占星學而言,實際上必須看個人的完整星盤而論定一個人的性格,但單看太陽星座也是有其準度的。以後的文章若提起某星座具有什麼特質,請秉持此原則來理解。


2011年2月6日 星期日

Scene 1-1 繞遠路的夢想

塔羅故事第一幕第一景。這一景是關於夢想的故事,如果此刻你也有悄悄發芽的夢想,不妨看看。


主角其勝是我求學時期的同學,平常不大聯絡,沒有隨時更新他的近況,但算是聊得來、還不錯的朋友。大約是一年多以前某次同學會,他聽說我會算塔羅,興致勃勃的表明想算的念頭,我也就帶了牌幫他占卜了。而且那次還有兩三位同學也跟著去,在一旁觀看。


原來他面臨的是感情與工作的抉擇問題。


他希望能去大陸發展做生意,把錢賺飽好奠定未來結婚的經濟基礎。他希望交往多年的女友跟他去,可是,女友這邊也有家人與朋友,無法割捨下他們就這麼跟著他去大陸。如果其勝去大陸,是做長久發展的,沒打拼個兩三年不可能回來,如此一來,勢必得和女友分隔兩地長達兩三年之久,或許還要更久。


因此,他想知道如果去大陸發展,會有成果嗎?如果沒有一番成就,也就沒必要捱這種感情苦了。


於是我們開了第一副牌,問了這個問題。


在開牌後,我一邊靜默地端詳著牌面,一邊突然注意到他防衛與不信賴的眼神。我心想,好啊,自己說要算牌又要懷疑占卜,防衛機制很重喔。說真的一開始還有點被他嚇到呢,不過我仍是設法靜下心來,用心感覺牌的回答。


「你之所以要問這個問題,有很大的原因是,你希望做的決定能發揮最大的價值,你在衡量何者獲利較大。」


「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想嗎?」他不服氣的說。「不管做什麼一定要衡量能不能獲得最大利益啊!」


我正要開口時,一旁的兩位同學已用零點一秒的速度回嗆:「屁啦,我們就沒有!」「對啊只有你好不好!」


於是他就摸摸頭噤口了。


「你對這件事會有所準備,可是真正出發去大陸的事會被延宕,而成果嘛......我只看到你會做出一個決定,恐怕是留在台灣比較有可能。


雖然你想去大陸,可是其實這個決定對你而言並不符合人生目標,它反而是不一定能讓你達到預期目標的。我不是說賺不到錢,而是就算賺到錢,也不能完全滿足你,你另外有更大、更符合你理想的目標。」


其勝有點不能同意,他認為只要發展得好,自己賺錢賺得多,就能夠和女友建立一個美滿的家庭。這就是他的目標和理想。他未來想要和老婆過得舒舒服服,可是在那之前,先要把錢賺夠,不然一切都別談。所謂的老婆,當然就是現在這個交往多年的女友。女友非常愛他,連他不在家的時候都會進門幫他打掃房子,儼然已有大嫂的氣勢與作為,身旁的朋友們都不禁讚嘆這女人可以娶了。


但是其勝不這麼覺得。


並不是女友不夠好,而是自己的經濟條件不夠好。明明薪水既穩定又比一般人多的其勝,始終不相信目前的自己可以給女友幸福。


「而且我不想和我爸一樣。」他說。


其勝的爸爸我們同學都略知,在工作上很有成就,老婆上也很有成就──目前累積了三個。其勝前前後後共有三個媽,雖說似乎都相處得不錯,但其實在他內心深處是很無奈且寂寞的,而且他痛恨爸爸這樣的人生。勝爸把女人當作附屬品,永遠是自己的事業大於女人,在其勝眼中,這樣的爸爸根本無法給另一半幸福。其勝從小就看在眼裡,所以他立誓絕不和他爸爸一樣。


我請他再抽一張牌,關於他的目標的補充,結果出現了錢幣騎士逆。而原本的牌中還有一張錢幣國王。於是我指著這兩張牌跟他說:「這兩張都是你,過去你累積了不少成果,尤其是金錢上,你的事業已經發展得不錯了,但你現在有點過了頭,覺得物質才能提供幸福的保障,所以想要累積更多更多的錢。其實你並不需要那麼多,更何況為了賺錢還需要和女友分隔兩地?」


「可是,錢沒賺夠未來的生活就沒有保障啊!」他反駁。


「沒有現在怎麼有未來?你的目標是建立一個美滿的家庭,可是其實你原本、現在就已經可以了,反而是現在這個決定會讓你的夢想更遠,因為你必須和女友分開,到時感情淡了也難說,即使感情沒淡,若依照你現在的觀念,你以後還是會拼命賺錢而忽略與她的相處或關懷,而缺少那種與另一半親密的感覺,但是,這其實才是你想要的,不是嗎?


你說你不想跟你爸一樣,但如果你還是抱持著這種物質為上的觀念,你就會不知不覺走上你爸的路,離夢想越來越遠了。


這時,倔強的其勝終於有點軟化,開始願意面對自己的問題。其實其勝一直都是很善良、又貼心的人,內心有如小貓般非常需要溫暖與安全感,也有一顆願意付出、呵護重要的人的心,所以我相信,對於和女友的關係,他是的確十分在意而有心改善的。因此接下來的軟化,有一半是為自己,有一半是為了她。


其勝開始動搖了,他用開玩笑的口氣說他不知道該怎麼辦。內心其實真的是在苦惱。


這次我讓他算二擇一:留在台灣和去大陸,哪一個比較好?


我把抽出來的牌翻開,第一張就是剛才抽到過的「錢幣國王」。


「這是什麼?太恐怖了!我有洗啊!!怎麼會!!」其勝一直驚恐地直呼不可思議,我讓他連續呼喊了幾聲發洩完驚恐後,說:「我剛剛有說過這就是你呀,你現在已經很有成就了。現在你相信了吧。」一旁的同學也在那裡說對啊你看吧你看吧~


牌面顯示,兩個決定都不太理想,因為留在台灣也有過度工作、不能好好面對感情關係的傾向,至於去大陸過程比較不順,結果則可能意外的發現女友的重要,而使原來的關係進入新的階段。雖說過程不太愉快,但最後心態上能有所轉變也未嘗不好。


其勝想了想,碎嘴了一番,最後還是沒能做出決定。但是我並不擔心,因為他開始意識到問題的核心,有了意識,接下來要轉變並找出正確的方向就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。


 


 


約莫過了幾個月以後,我們在網路上遇到閒聊,他說他要去美國唸書短期進修。啊哈,竟然決定要第三個選擇。還是沒能割捨下女友呢,果然心地柔軟,鐵漢柔情。我沒有多問為什麼,大概心裡有底。因為轉變已經悄悄在發生了呀!


最近看到他是在他表妹的婚禮上,女友也出現在一旁,據說是跟著他從前一天晚上幫忙到現在。真的是只差娶進門了。


 


還好,他的夢想沒有走偏也沒有繞太遠,應該快達成了。要持續朝對你們而言最好的方向前進喔,祝福你們。


天外奇蹟.jpg